公报私仇

小说: 心肝儿 作者: 路乔然 更新时间:2020-10-19 02:30:15 字数:3423 阅读进度:13/17

苏清河多年跟商政场上的人打交道,一眼就能看出,宿老爷子并不待见沈彩霞母女俩,这点倒是跟自家老爷子很像。

长辈不喜欢,苏清河也而不好意思多待。

他清了清嗓子,斟酌开口:“前段时间听父亲说,伯父最近身体不太好,便一直想找机会过来看看。”

宿振国接过老吴递来的热茶喝了口:“你们工作忙,我一把老骨头,时好时坏的不算什么稀罕事,用不着特意抽时间往这边跑。”

这话说的客气,却听的苏清河面红耳赤,的确,今天要不是为了接眠眠回家,他又怎么会这么大张旗鼓地来宿家。

苏清河也不好再绕弯子了,直接道:“伯父,您看眠眠在这儿也打扰您好几天了,我这个做父亲的都快不好意思了,不然您看……”

他话还没说完,苏眠便悄悄拽了两下宿振国的衣袖,那双求助的小眼神可怜巴巴的,意思不言而喻。

宿振国拍了拍她手背,直接打断苏清河的话:“不用说了清河,我今天是不会让你把眠眠带走的,除非她妈妈过来。”

苏清河愣了下,丰神俊逸的眉眼间带着几分无奈,他叹气:“伯父,你跟我父亲不愧是相识几十年的好兄弟。”

宿振国蹙眉,试图劝说:“眠眠大了,有她自己的想法,你现在也有自己的人生,就不要对孩子道德绑架,硬是让她融入你的生活,扪心自问,你这样的做法,到底是为孩子着想,还是太过自私?”

宿振国这些话简直说到苏眠心坎上了,没想到老爷子会把她的问题看的这么透彻。

一番话,说的苏清河楞在原地,哑口无言。

他看向垂头安静坐在老爷子身边苏眠,愧疚如井水般溢满心头。

当年离婚确实仓促,这么些年,他对孩子的成长跟陪伴参与甚少,丫头在国外生活多年,却没跟他这个父亲不生分,有时候亲密的像从没分开过,他看在眼里,既感动又心疼。

看着苏清河不知所措的侧脸,沈彩霞暗暗握紧拳头。

她跟苏清河在一起生活了一两年,对这个男人虽然不是十足了解,但也略懂一二,他心里愧对前妻跟女儿,如果有机会,肯定会想尽办法弥补。

这思想太危险,哪怕只是个萌芽,她也要及时扼杀。

她顶住来自宿振国强大的低气压,覆在苏清河耳边低声询问:“清河,今天不用接眠眠回去了吗,咱们房间收拾出来了,饭店也定好了……”

苏眠的目光始终在他们几个身上,不用猜也知道沈彩霞在父亲耳边又嘀咕着什么。

这件事的关键人在她,不管谁反对谁赞成,只要她不想走,没人能强迫她。

还没等她开口,门口突然传来一阵喧闹声。

宿明琛身形高大修长,刚进屋就把所有人的目光给吸引了过去。

男人穿着样式简单价值不菲的白衬衫,黑色西装外套很是随意地挂在臂弯上,往日狂放不羁的头发贴顺地梳到脑后,边垂头整理袖扣边漫不经心往前走的模样,像极了刚从赛马场上杀回来的桀骜贵公子,虽玩世不恭,却也致命地吸人眼球。

看到宿明琛回来,始终沉着脸站在苏清河身后的余姚明显眼神一亮,就连她身旁的沈彩霞,精神也跟着提了几分。

看到这满屋子的客人,宿明琛楞了下,不过他也没心思探究谁是谁,而是拎着西装外套,跟宿老爷子打招呼:“爷爷,我先上楼了。”

宿振国见他面容略显倦色,点头:“嗯,你先回房间好好休息,有什么事回头再说。”

自从上次用洗脚水泼他,苏眠跟宿明琛已经三天没见了。

他也不是那种不跟女生计较,轻易善罢甘休的人,所以自他进客厅开始,女孩便眼观鼻鼻观心,老老实实,正襟危坐在宿老爷子身边,自觉降低存在感。

纵使如此,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临上楼前,宿明琛还是在她身后停下了。

那只大手跟揉狗崽子一样,在她今天刚洗过的头上蹭了又蹭:“爷爷,我不过出差两三天,怎么感觉眠眠妹妹又瘦了,厨房是不是没给她做好吃的?”

苏眠被揉的脑瓜子嗡嗡响,头发估计都乱成鸡窝了,要不是这么多人看着,她早就一巴掌扇出去了。

这丫太没品,有什么恩怨不能私下里拼刀拼抢的,这丫竟然公报私仇!

见他俩这样,宿振国不由诧异,关于他俩见面就掐见面就怼的事,前两天他从老吴那里多少了解些。

不过看今天这场面,有些事也不是毫无转机。

宿振国瞄了眼神色震惊的苏清河,想着他到底是眠眠的亲生父亲,宿明琛早晚都要打交道。

老爷子清了清嗓子:“眠眠吃饭你还不知道吗,跟小猫一样,不过今天从江南请的厨子就到了,到时候看他们做的饭合不合眠眠胃口,也能多吃两口,长长肉。”

宿明琛“啧”了声,反手弹了下女孩儿:“可别把我家吃穷了。”

这个歹人!下手是真的狠!

苏眠捂住脑门,扭头恶狠狠瞪他,别说皮肤了,连头盖骨都在铮铮作响,这是想让她升天啊!

苏眠越是瞪眼,他越是来劲,眼底笑容邪恶,弯着腰又一个脑瓜崩弹下来。

他下手讲究,外轻内重,苏眠疼的眼泪快要掉下来了。

宿老爷子以为两个人在闹着玩,也不阻止,在旁边看的乐呵。

苏眠不能再继续坐等挨揍,她转身抓住老爷子胳膊,开始撒娇:“宿爷爷,三哥刚刚下手没轻重,我被弹的脑门疼。”

宿明琛精明,弹了两下脑门,都挨着发际线,要不凑近仔细看,还真难发现。

苏眠皮肤白,挨着中分的那条头缝,还是隐约能看见微微的红色,宿振国这才知道这臭小子是真使了劲。

他悄无声息地瞪了宿明琛一眼,给了他个警告眼神,随即转身:“明琛,这是眠眠的父亲,你苏叔叔,你应该认识。”

一听是苏眠的父亲,宿明琛浓眉一挑,他薄唇微勾:“原来是苏叔叔,真是巧,咱们前几天还一起参加了慈善晚宴。”

苏清河刚刚全程目瞪口呆地看着他跟眠眠闹腾,现在还没从震惊的情绪中缓过来,看他的眼神自然没法平和。

他怔了会儿,勉为其难地扯出一个笑,点头:“是,巧的很。”

见他身后还站着两个人,宿明琛心中忍不住兴奋,他抬了抬下巴:“苏叔叔,这两个是你家保姆吗?你是来接眠眠回去的吧?”

自打宿明琛进来,余姚的眼神便没从他身上移开过。

虽然娱乐媒体跟网络对宿明琛的外表跟身世有着各种各样的评价跟传言,但那些都不如真正见面来的惊艳。

每次看到宿明琛,余姚都不受控制地心跳加速,眉目娇羞,这种男人,就算一天让她看二十四个小时,也不会觉得腻。

她无数次幻想两个人再见面会是什么浪漫场面,却没想到,他会当着自己的面跟另一个女的肆无忌惮地打情骂俏,她忍的拳头发疼,连声音都不敢发。

而现在,这个男人竟然把自己认成苏家的保姆!

苏清河脸上闪过一丝难堪,不过他并没开口解释,而是淡淡点头:“嗯,我的确想把眠眠接回去住几天,不过宿伯父……”

苏清河话没说完,忽然被身后人打断:“阿琛,你不认识我了吗?”

女生声音又娇又嗲,听的人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宿明琛下意识后退两步,一脸防备地看着她:“你刚刚叫我……什么?”

余姚深情款款地凝着他,神情受伤:“阿琛,我们在莱茵会所认识的那晚,你都忘记了吗?”

气氛有一瞬间的凝固。

苏眠能很明显地感觉到,宿老爷子的情绪迅速沉下来,脸色也跟着幽深冷沉下来。

宿明琛跟火燎着似的,他盯着余姚那张脸,百思不得其解:“你不是来碰瓷的吧,我虽然经常跟朋友去莱茵会所喝酒,但从不跟女人乱搞,再说,就你这种脸蛋身材的女人,我也看上不啊!”

他几句话,瞬间让余姚表情红白交错,难堪又不知所措。

沈彩霞到底见过世面,她从后面抓住余姚,稳住她的情绪:“宿少爷是不是哪里搞错了,我们不是苏家的保姆,我现在是苏先生的女朋友,姚姚是苏眠的妹妹,宿少爷说话是不是可以稍微含蓄些?”

苏眠撇嘴,她倒是聪明,自己女儿着急攀龙附贵乱说话,她竟然把自己跟父亲揪出来挡枪子。

苏眠扫了眼面色难看的父亲,微微一笑道:“如果比我小的女生都是我妹,那我真的好多妹哦,沈阿姨,你就余姚一个女儿,但我爸完全可以多谈几个女朋友哦。”

这话落在余姚耳中,是嚣张又高傲。

她双手紧握成拳,终于忍无可忍:“苏眠你这是嫉妒,我跟阿琛的确是在莱茵会所认识的,那天晚上发生了什么,他的几个好兄弟都可以作证!不信你们……”

“荒唐!”余姚话说到一半,便被宿振国厉声呵斥住。

老爷子似是气急,拐杖指着苏清河:“苏眠你是接不走了,哪怕今天是你父亲来也不行,把你带来的人,给我赶出去,我们宿家从来都不欢迎这种人!”

苏清河从没这么丢人过,也深知这次得罪了老爷子,临走前深深鞠了个躬,看都不看沈彩霞母女俩,转身快步离开。

余姚眼神紧盯着宿明琛,本想再说些什么,被沈彩霞拽着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