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经女人

小说: 心肝儿 作者: 路乔然 更新时间:2020-10-19 02:30:08 字数:3354 阅读进度:4/17

别看居辰外表高大,常年健身浑身肌肉结实,身材有料,但本人就是个小公举,吃穿用度都特讲究,喜欢美容,注重养生,在他面前,苏眠简直就像个糙汉子。

所以,从机场接出来后,苏眠第一时间就把他送回了居家庄园。

可能是真累了,下车后,男人抬腕看了眼手表,勉强睁着困顿的双眼,望向驾驶座上的苏眠:“我可能会多睡会儿,你要是不想自己看房子,等明天咱们一起……”

说罢,像是突然想到什么,男人眉梢突然挑了下:“把你今天晚上的时间腾出来,晚上咱们一起去喝酒。”

苏眠嘴角微抽,双手搭在方向盘上:“你……不浪会死吗?”

居辰竟然很少一本正经地点了点头:“会死,急死。”

说罢,笑眯眯给了她一个飞吻,跟在提着行李箱的佣人身后,抬步走向前方的红砖小别墅。

其实苏眠在京市有房子,是她十八岁时,父亲送给她的成人礼。

但这么多年她一直随母亲在国外,去年回国后,也是在乡下陪爷爷,那栋房子便一直空着,好在父亲每个月都找人打扫,不影响居住。

只是她这次来京市要先看望宿老爷子,老人家从小就喜欢她,跟爷爷也情同手足,就算那位少爷再讨厌她,她也不得不再宿家多住两天意思下。

下午,苏眠一个人闲来无事,便跟着中介跑了几个条件尚可的工作室,最后筛选出两三最佳地址。

其实这三个当中,苏眠心中有比较中意的,但介于居辰挑剔的个性,她决定还是让他明天亲自看下再做定夺。

看完房子,苏眠在附近找了个幽静的咖啡厅,拿出电脑继续创作,终于在晚上七点半的时候,等来了居辰的电话。

男人低沉的嗓音中气十足,跟清晨刚下飞机时判若两人:“哪儿呢眠眠子,走,哥带你去浪。”

正忙着给作品上色的苏眠:“……”

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不管再过多少年,这人欠抽而又作死的性格总是一成不变,偶尔还能让人耳目一新。

苏眠晾了他四五秒,给裙摆勾好线条,这才慢悠悠回了句:“睡饱了?”

那边估计在换衣服,窸窸窣窣的,声音时远时近:“一觉到现在,从没睡这么爽过,感觉现在精神的能斗牛。”

苏眠笑了声:“那为什么不去斗牛,而是选择喝酒?”

居辰就差没隔着屏幕竖大拇指了:“眠哥,你讲冷笑话的能力日趋渐涨啊!”

苏眠看了眼时间:“别臭美了,赶紧的,我晚上十点左右必须回去。”

居辰立马不乐意了:“你开什么玩笑,十点夜生活才刚刚开始,你就想跑?”

苏眠淡定合上笔记本,出了咖啡厅找到车子:“我现在住宿家老宅,女孩子家家的,玩到凌晨再回去总归不太好吧?”

居辰撇嘴:“非要这么装吗?”

苏眠懒得鸟他:“赶紧收拾,我十分钟左右到你家门口。”

居辰那边都要哭了:“苏小眠你变了,你之前不是这样的!都是你那个相亲对象!”

居辰也是设计出身,穿衣风格别树一帜,大胆又潮流,连苏眠都自愧不如。

上车后,苏眠瞄了眼他身上骚里骚气的运动装:“上哪儿浪?”

居辰将前面的镜子拨下来,继续摆弄发型:“去咱们自己的地盘。”

苏眠小幅度抿了下唇,默默开车没说话。

居辰对着镜子左照右照,臭美了好一会儿,像是突然想到什么般,坏笑看向身边的女孩:“忘了告诉你一件事,你肯定喜欢。”

苏眠用余光淡淡睨了他一眼,眼神不言而喻,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

居辰直接忽略她鄙夷的目光,眼睛里只有两个字,看戏:“我哥下个月就要从非洲回来了。”

苏眠目视前方,纹丝不动:“那又怎样,他不是有女朋友吗?”

居辰声音里满满的幸灾乐祸,好像被讨论的不是他亲哥一般:“他这两年都在非洲负责项目,女朋友不甘寂寞,跟别人跑了,那可是我妈千挑万选出来的儿媳妇啊,我妈知道后气的差点没晕过去。”

居辰笑的实在太开心,苏眠忍不住瞅他,让他收敛点的话到了嘴角,硬是转了个弯:“系好安全带。”

居辰全当没听见,笑眯眯看她:“眠眠,我哥对你可是一片痴情啊,从你未成年一直等到现在,家里安排的相亲整掰好几个,你心里难道就没有丝毫触动?”

苏眠皮笑肉不笑:“你有触动吗?”

居辰重重点头:“我当然有触动啊,你做我嫂子,还能长辈分,多好!”

在十里酒馆门口停了车,苏眠扭头看他:“你敢娶个女的回家,我就答应跟你哥处,愿意吗?”

居辰逃也似的下了车:“还是别了,我可不愿意拿自己的幸福开玩笑。”

十里酒馆是居辰跟他哥合开的主题酒吧,跟南三环隔着一条街。

像京市这样灯红酒绿的大城市,最不缺的就是娱乐场所,各有特色,竞争激烈,但居家兄弟俩开的这家酒吧,从开业到现在生意一直很红火。

用居辰的话的来说,主要靠他哥那张脸跟在圈子里的好名声,如果这家酒吧的老板只有他自己,估计早就垮了。

进了酒吧,居辰熟门熟路,直接带苏眠到吧台点单。

调酒师正在招呼客人,看到居辰后快速结束话题,笑脸走来:“二少,您什么时候回来的?”

居辰用指关节敲了敲桌面:“今天刚到,老规矩,两杯莫吉托……”

话还未说完,便被苏眠打断:“我晚会儿还要开车回去,不喝酒。”

居辰撇嘴:“你真的假的,这可是我回国跟你第一次约,你这跟宿明琛还没怎么样呢就要当好媳妇了?”

没理会他的调侃,苏眠目光转向调酒师:“帅哥,来杯热牛奶。”

看着二少一脸鄙夷的表情,调酒师有些为难。

他咽了口吐沫,壮足胆子道:“我们这儿从没客人点过牛奶,所以没有这个……”

居辰暗暗松了口气,冲他竖了下大拇指。

苏眠淡淡“哦”了声,冲他身后一筐新鲜水果抬了抬下巴:“那来杯鲜榨橙汁吧?”

她反应太快太淡定,调酒师都给整愣了,一时间竟不知道该怎么接话好了。

居辰瞪她,语气恨铁不成钢:“苏小眠,重色轻友就算了,别让我看不起你!”

苏眠转头看他,突然微微一笑:“你回国这件事,还没跟伯伯父伯母说吧?”

话还没说完,居辰便举双手投降:“我错了姐姐,你要怎样都可以,都听你的。”

他们俩太熟悉了,苏眠永远都知道怎么拿捏他的七寸。

接过鲜榨出来的橙汁,两个人又漫天闲扯了会儿,居辰便被熟人叫走了。

这个时间点,调酒师快要忙的原地飞起,也没时间陪她聊天。

橙汁喝到一半时,苏眠抬腕看了眼时间,也差不多九点了,既然这孩子已经找到乐子,那她也差不多该撤了。

毕竟刚住进宿家,她不过是个客人,不可能像宿明琛那样浪到凌晨才回去。

刚要起身,忽听到身边两个小女生激动的讨论声。

“欸欸欸,那不是宿明琛吗?”

“天呐,宿家的小少爷!我还是第一次见到真人!也太帅了吧!”

“京城公子哥里面,像他这种有家世有背景,外表比明星还出众的富二代,少见。”

“他跟那个女明星白朵欣的事,真的假的啊,看他身边坐着的那姑娘,也不像啊?”

“像他这种少爷,怎么会看得上白朵欣,漂亮女人对他来说还不跟衣服一样,想换就换。”

“不过你听说了吗,昨天晚上他跟别人打起来了,好像就是因为她,看来这女的手上有两把刷子。”

“……”

后面她们的讨论声减弱,苏眠有些听不太清,不过断断续续也能顺出个大概。

昨天晚上,他们那帮人喝醉了酒,其中一个暴发户出身的男人色胆包天,在洗手间调戏宿明琛的女伴,宿三少恼羞成怒,上去就跟他干了起来。

苏眠抚着杯子,在旁边听得津津有味,就是不知道这些八卦传言,几分真假。

顺着她们余光偷瞄的方向,苏眠抬眸望去,诺大的酒吧,狂躁又喧嚣,明明人潮拥挤,还是一眼就能寻到他们所在的位置。

可能是与生俱来的矜贵,也可能是后天教育熏陶出来的气质,这几个人坐一块,就像星星汇集成的银河,璀璨又夺目,是整个酒吧最惹眼的存在。

宿明琛则像太阳,孤傲高贵,耀眼的让人不敢直视。

苏眠眸光微转,视线落在他身边的女人身上。

一件黑色的包臀连衣裙,搭配细跟水晶鞋,染成亚麻棕的长卷发垂至腰际,前凸后翘,身材火辣,事业线在昏黄的灯光下若隐若现,一举一动都透着成熟女人该有的性感与魅惑。

唯一美中不足的,这美女脸上动过的痕迹稍稍明显,鼻子跟下巴都不太自然。

想起宿明琛早上跟老爷子说的那番话,苏眠不由秀眉微挑,嘴角勾起一抹玩味的弧度。

还真没看出来,宿明琛竟然喜欢这种类型的。

正经女人……好像没看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