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架

小说: 心肝儿 作者: 路乔然 更新时间:2020-10-19 02:30:06 字数:3367 阅读进度:2/17

奔波忙碌了一整天,苏眠本以为倒床就能睡着,躺床上翻来覆去二十多分钟,发现自己身体虽累,脑子却清醒的很。

她叹了口气,从行李箱里掏出笔记本电脑,继续自己进行到一半的图纸。

苏眠从上了高中便跟母亲一起去了法国,在国外读书时耳濡目染,被设计行业所吸引,上大学便毅然决然选择了服装设计专业。

父亲跟母亲自她初中后便感情降温,终于还是在她中考后毅然决然地离了婚。

母亲觉得愧对苏眠,对她的喜欢的东西从不多加干涉,甚至还会尽力满足,达成所愿。

埋头忙活到凌晨,苏眠单手捏着脖颈仰头深吐了口气,刚入行的时候,她满腔热情,干劲满满,恨不得把所有时间精力都花在上面,年纪轻轻就得了颈椎病。

不过好在不是很严重,平时注意休息,还是可以缓解的。

正要喝水,却发现手边的杯子不知什么时候早就空了,苏眠将绘稿保存好,换了身稍显保守的睡衣睡裤,这才开门下楼。

这个时间点,宿老爷子早就熟睡了,客厅正中央的吊灯被熄灭,唯有几个复古式的壁灯散发着暖黄的光晕。

生怕会吵醒别人,苏眠尽量放轻脚步,只是刚下楼,便隐约听到厨房里传来低低的交谈声。

尽管两个人声音已经放的很低,苏眠还是凭借音色,大概猜出里面是谁。

“少爷,您真在外面跟人打架了?”

“没打,就是闹着玩,动静大了点,外人看着像打架。”

“老先生要是知道您在外面打架不回家见客,明天肯定又要发火。”

“没事,爷爷那边我来哄。”

男人声音低沉清磁,带着清冷的质感,跟记忆中十几年前天真的童言稚语相差甚远。

苏眠正想着要不要先回房间,等都歇下了再下楼倒水,老吴却突然从里面走出来,迎面便撞见站在楼梯口的苏眠。

绕是在宿振国身边见惯风浪,老吴也怔了下,随即快速反应过来,笑脸走过去:“眠眠小姐,这么晚了,您还没休息?”

苏眠笑着抬了抬杯子:“有点渴,想出来喝口水。”

都快凌晨了,想着正在厨房里吃饭的少爷,老吴瞬间慌了神,赶忙道:“我给您倒吧,一会儿让赵阿姨给您送楼上去。”

要是让眠眠小姐这时候撞见小少爷,印象怕是会大打折扣,老爷子想撮合两个人就更难了。

苏眠笑着摇摇头:“就一杯水而已,不用麻烦这么多人,而且赵阿姨应该已经睡下了。”

老吴暗叫失策,脑子里正想着说辞,只听对面传来一道声音,冷冷清清中带着几分玩世不恭:“倒个水而已,又不是没长手,让她自己来。”

苏眠被这不太友好的语气激的背脊一挺,下意识望向对面那个斜靠在厨房门边的男人。

宿明琛逆光站着,身形高大颀长,那双大长腿异常惹眼,明明是硬朗又帅气的五官,表情却异常欠揍。

三两句话,老吴背后的冷汗都要惊出来了。

他知道小少爷不喜欢老先生过问他的感情,但也没想到他会对苏眠小姐有这么大的恶意,毕竟两个人小时候也见过几次,也不算完全陌生。

苏眠虽然诧异他连表面功夫也不肯做,但也不至于真跟他计较,她盯着男人眼角处淤青看了会儿,勾着唇角摇了摇头。

端着杯子经过他身边的时候,苏眠突然顿住脚步,点了点自己眼角:“脸,有点丑。”

她声音轻轻软软的,语调也柔,说出来的话却能直戳人心窝子。

宿明琛瞬间挺直背脊,瞪眼盯着这个还不到自己下巴的小姑娘,似乎下一秒拳头就能挥上来。

女孩神色淡定,似乎丝毫没被他的气势吓到。

宿明琛看着她走进厨房,慢悠悠给自己倒了杯白开水,离开的时候不咸不淡瞟了他一眼,嗓音慢悠悠的,像是在逗他玩:“都奔三的人了,还只会用拳头解决问题,不觉得幼稚吗?”

男人黑瞳收缩,眼看想跟着苏眠上楼,被老吴及时拦住。

“少爷,您冷静一下,苏眠小姐是咱们家的客人,怎么说也得让着点。”

“客人?”宿明琛俊眉一挑,表情像是要吃人,“你见过这样的客人吗?”

老吴轻拍了拍他后背,试图给他缓气,向来只会为他说话的嘴里竟然吐出不同的观点:“那也是因为少爷您先惹的人家,您怎么能欺负个小姑娘呢……”

宿明琛瞪眼看他,宵夜也不吃了,抬脚便回了自己房间。

老吴看了眼厨房里吃剩下来的饭菜,笑着摇摇头。

老先生说的没错,少爷什么都好,孝顺,也足够有能力,就是之前被他们保护的太好,宠的太厉害,凡事太过随心任性。

晚上喝水脸容易肿,苏眠没敢真喝,只是用来润润喉,听到隔壁传来“砰”的关门声,苏眠端杯子的手一顿,随后放下保温杯,颇有些头疼地揉了揉太阳穴。

本来也没打算长住,等明天居辰回来,她就搬走吧,这少爷对她的敌意太明显了,是个人都看得出来。

*

苏眠有点认床,翻来覆去直到凌晨一两点才睡着。

睡得正沉时,朦胧间似乎听到外面传来吵闹声,苏眠蹙眉,正想堵着耳朵继续睡,老爷子的怒吼声蓦地响起。

苏眠吓得一激灵,睡意顿消,赶忙换了身衣服开门。

几个年轻的佣人全站在客厅外,低着头不敢出声。

客厅内只有老吴跟赵阿姨陪着,气氛绷得发紧。

宿明琛上身光着,就穿了个宽松的黑色大裤衩,此时正抱着头半蹲在客厅正中央,这姿势,像极蹲号子的犯人。

跟昨天那个又拽又狂,拉开袖子能随时跟人干一架的宿三少判若两人。

宿老爷子气的直喘气,拐杖敲的地板笃笃响:“又在外面跟人打架,我现在管不住你了是吧?一天到晚除了惹事你还能干什么,快三十的大男人了,人家孩子都能满地跑了,你还只会在外面给我丢脸!”

宿明琛双手抱头,低声嘟囔:“爷爷您想抱曾孙就明说,我在外面整一个给您抱回来就是了……”

话还没说完,便被老爷子用拐杖狠敲了下背脊,声音比方才更愤怒了:“听听你说的是人话吗,在外面整一个?怎么整?你还想养私生子?孩子从小没有娘,你让他长大以后怎么见人!”

老爷子这次是真生气了,手下用了力道,宿明琛后背被打过的地方迅速浮现一道紫红色。

按照他昨天跟人干架那火爆脾气,苏眠以为他会恼羞成怒,起身反抗,然而并没有。

这人非但没吭一声,硬生生抗下了棍子,反而抬头笑呵呵望向老爷子,一口大白牙能闪瞎人眼。

“爷爷,您这话说的不对,我不也从小没有父母,跟着您长了这么大,现在也不健健康康活蹦乱跳的?”

他眼底的笑太过纯粹真切,没有半分虚假,看的宿振国一愣,胸口微酸,眼底涌现浓浓的心疼。

老吴眼皮活,见此赶忙把老爷子扶到沙发上坐下,出声安抚:“老先生,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您消消气,再说眠眠小姐还在楼上住着呢,一会儿看到少爷穿成这样……”

他这一说,倒是提醒了宿振国,拐杖转个头冲宿明琛敲了敲:“还不赶紧回房间把衣服穿上,下次再敢惹事打架,给我去外面站一晚上军姿!”

宿明琛保持半蹲的姿势,快速挪到宿振国面前,满脸讨好的笑,抬手给他捶腿:“爷爷,苏家那个小丫头怎么来了?”

宿振国瞪他:“我自己的孙子整天见不着人,让别人家孙女过来陪陪我,不行吗?你有意见?”

宿明琛头摇的跟拨浪鼓似的:“没有没有没有,只要不是叫来给您当孙媳妇,怎么着都行!”

宿振国攥着拐杖,抬手就想敲上去,被老吴及时拦住:“老先生,刚刚打过了,再打少爷真得进医院了。”

拐杖被劝下,老爷子气势丝毫不落,他瞪着自己这个不争气的孙子:“就你这样的,名声臭的整个京市都知道,谁家姑娘不避而远之,你还给我挑三拣四,谁给你的脸?”

宿明琛半跪在他面前,脸上讨好的笑有些憨:“爷爷,你孙子我长这么帅,又能赚钱,到哪儿不是一堆姑娘围着,最不缺的就是女人,怎么可能找不到媳妇呢?”

宿振国冷声道:“我警告你,要让我知道你沾那些不三不四的女人,回来我腿给你打断!”

宿明琛郑重点头:“我向您保证,我身边的女人都很正经。”

宿振国现在看见他就来气,挥手道:“嬉皮笑脸的,像什么样子,赶紧回去把衣服给我穿上!别一会儿被小丫头撞见了!”

宿明琛霍地起身,冲老爷子敬了个军礼,嗓音洪亮有力:“是!”

刚要上楼,余光忽地瞥见站在二楼栏杆前的苏眠。

女孩穿着件宝蓝色长裙,波浪裙摆抚着细白的小腿,柔软而又微微凌乱的黑发垂至腰肢,看上去纯情又无辜。

也不知道她在哪儿站了多久,双臂放在栏杆上,姿势慵懒,那双水盈盈的黑眸带着笑,明媚中透着几分漫不经心,看不透眼底的情绪。

宿明琛有一瞬间的闪神,不过很快便缓过来,神色也跟着冷了几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