宿三少

小说: 心肝儿 作者: 路乔然 更新时间:2020-10-19 02:30:05 字数:3622 阅读进度:1/17

华灯初上,夜幕笼罩下的京市,随处可见灯红酒绿,斑离繁华。

寸土寸金的南三环大街,几辆惹眼的跑车踩着发动机轰鸣而过,高调且震耳欲聋的声音像地震,恨不得把整条街都燥的晃起来。

豪华奢侈,富人汇集的莱茵会所,富二代们的夜生活才刚刚开始。

顾旭阳单手捏着牌,双腿敲在沙发上:“琛哥,今天手气不太好啊,再输下去这十万块钱也是我们的了。”

男人神色慵懒,淡淡甩出一张牌:“废什么话,这点小钱我输不起?”

后面正在跟女伴调笑聊天的程谭闻声扭头,赶忙附和:“就是,当年我们琛哥在澳门一夜输了几千万,第二天就给翻倍赢回来了。”

宿明琛叼着烟斜睨了他一眼,低磁的嗓音懒洋洋的:“就你说话好听。”

程谭嘿嘿笑了两声,继续跟身边的女伴吹牛皮。

周少坤抚着手中为数不多的几张牌,眉眼得意:“那是因为当初我没在澳门。”

整个包厢骤然安静两秒,顾旭阳跟向和硕互视了眼,几分好笑几分同情。

放眼整个京圈儿,宿三少的脾气谁不了解,就没人在他面前横得起来,更别说这个周少坤只是被他暴发户爹花大价钱托人塞进来的,明为交朋友,实际就是抱大腿。

烟雾缭绕中,宿明琛眯眼瞅他:“牌很好?”

跟他那个精明世故的爹比起来,周少坤简直就是个没有脑子的愣头青。

他乐呵呵翘起二郎腿,狂傲的表情毫不收敛:“三少,你不会输不起吧?”

宿明琛薄唇微勾,慢悠悠弹出一张牌:“要连十万块钱都输不起,你还会跟我玩?”

周少坤顺手掸了掸裤腿:“也是。”

程谭悄悄瞄了琛哥一眼,抚了抚身上的鸡皮疙瘩,草,这丫……傻逼吧!

周少坤压根没察觉到气氛微妙的变化,攥着手中的纸牌,嘚瑟的表情越看越欠抽。

顾旭阳他们几个也懒得鸟他,边懒洋洋地打着牌边跟宿明琛聊天。

不过一支烟的功夫,桌边的手机便响了两三次,宿明琛屏幕都没瞅便直接按灭了。

向和硕故意开玩笑:“琛哥,老爷子也真下得了狠心,竟然真让你娶个乡下姑娘。”

宿明琛嘴角咬着烟,盯着手中的纸牌没说话。

顾旭阳挤眉弄眼的,开始贫嘴:“瞎扯什么,你忘了咱们琛哥的微信签名吗?”

程谭一心两用,总能在最关键的时刻插上话:“丧偶,不婚主义者。”

大家都在开玩笑,唯有周少坤当了真,看向宿明琛的眼神同情又好笑:“你爷爷竟然给你找了个乡下媳妇?那不就是村姑吗,你家老爷子怎么想的,是不是年纪大了脑袋不灵光了?”

宿明琛拿牌的手一顿,周围气温都不自觉降了好几度。

这次连好脾气的程谭都想揍他了,琛哥十四岁的时候父母因车祸去世,是老爷子接手了诺大的宿家,拉扯他长大,他们几个中,就数琛哥最孝顺,这么当面数落老爷子不是,无疑是往枪口上撞。

顾旭阳跟身边的向和硕对视,最后用眼神达成一致,这个周少坤,还是自求多福吧……

*

莱茵会所坐落在京市最繁华的南三环大街,这附近商铺林立,酒店会所多如牛毛,斜对面便是享有盛名的rs酒店,国内酒店排行榜名列前三,消费价格高上天,是上流人士,商政精英及明星大腕们最常光顾的地方。

白佳禾挽着苏眠的胳膊将她送到门口,满脸不舍:“我本来还想着你回来的第一晚会陪我呢,我俩都好久没说说心里话了。”

苏眠唇角微勾,笑着看她:“改天一定的陪你,宿家的老爷子还等着,不能耽搁太久。”

佳禾仍不放心,又重复问了遍:“你确定那宿老爷子不是想拐你当孙媳妇?”

苏眠跟宿家的娃娃亲从她刚出生便定下了,只不过这些年,苏眠一直随母亲在国外生活,直到去年毕业,苏爷爷身体渐差,从京市搬去乡下养病,她才回国陪在老人身边。

佳禾跟她青梅竹马,苏眠的事她几乎都知道。

吃饭的时候,佳禾没少跟苏眠谈起宿明琛的“光荣事迹”,对他的印象简直差到海沟里去了,生怕她这次去宿家会掉进火坑里。

苏眠知道她是担心自己,笑着宽慰:“宿老爷子是明事理的人,就算之前有约定,晚辈们要是真不愿意,他也不会强按头,毕竟是上将级别的大人物,在京市有头有脸,放心吧。”

佳禾怎么会放心,她太了解苏眠了,人善心软好说话,这么多年她不在京市,自然不清楚那个宿明琛是个什么德行的人物。

一说这京圈儿内有什么大新闻,风流韵事有他,打架斗殴有他,明星绯闻,飙车醉酒,挥霍败家……就没有哪个负面新闻是他不沾边的。

这样的败家子,纵使是家财万贯的京城的太子爷,也配不上美好温柔的眠眠。

佳禾握紧她的手:“要是有什么不对劲,立马给我打电话,我拉着钱泓,分分钟把你从宿家接回来!”

苏眠哭笑不得,连连点头。

钱泓伸手将她拽入怀中:“好了时间差不多了,让苏眠赶紧去吧。”

苏眠转身刚要上车,斜对面便突然传来一阵激烈的打闹声。

酒店门口站着的一行人闻声望去,如欧洲古城堡般的莱茵会所正门口,身材高大的两个男人在几辆跑车前扭打。

不,应该不是扭打,仔细看来,个子高些的男人更占上风,几招来下,另一个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到最后完全成了单方面的殴打。

人家说打人不打脸,男人也是狂得很,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拳拳往脸上捶,似乎就是要当众让对方难堪。

会所门口的两个保安本想上前劝止,被他们周围的几个同伴给拦住了。

钱泓生怕自己看错了,往前走了两步又瞅了会儿,惊讶:“那不是……宿三少吗?他怎么……”

话说到一半,目光在触到身后的苏眠后,立马又噤了声。

佳禾气不过:“真是说什么来什么,这个爷真有本事。”

苏眠安静站在车前看了会儿,唇角微抿:“他小时候不是这样的。”

她声音不大,加上街道吵闹,佳禾没太听清,扭头看她:“什么?”

苏眠摇摇头,往乱糟糟的斜对面扫了眼,跟佳禾他们告了别,弯腰钻入车内。

*

到宿家老宅的时候差不多已经晚上八点了,别墅内灯火通明,一位白发苍苍的老年人手握拐杖,正安静坐在客厅里看电视。

听到院内传来汽车引擎声,老爷子扶着拐杖起身,急匆匆地就要往门外走:“快老吴,看看是不是小丫头到了。”

见老爷子这么激动,老吴赶忙走过去搀住他胳膊:“老先生,您慢点走。”

宿振国左腿年轻的时候受过伤,年纪大了之后,后遗症渐显,不可慌张疾步,走路要拄着拐杖才行。

苏眠刚在门口停下,便有人过来帮她泊车。

许久未见宿老爷子,苏眠这次带了不少东西,有一部分是苏爷爷亲手准备的,苏眠只是出面转交。

她刚要拎起来往屋里走,便看见老人家被人搀扶着走了出来。

印象中,宿振国还是那个气场强大的老上将,如今却已双鬓斑白,苏眠几乎有些不敢认。

爷爷之前跟她说过,老爷子这两年身体不太好,去年还做了次手术。

见她拎着这么多东西,宿振国抬抬手,身后的阿姨赶忙走过去接住。

苏眠抬头,笑容乖乖巧巧:“宿爷爷。”

宿振国扶着拐杖走下台阶,眼底慈爱的笑几乎要溢出来了:“你这丫头,来就来了,带这么多东西做什么?”

苏眠上前扶他:“我没买几件,我爷爷倒是让我捎来不少,都是自己种的补药,他自己也吃,好着呢~”

宿振国哈哈大笑:“是吗,你爷爷还是老样子,当年在部队他就特别会种菜,我们哪儿的厨子天天夸他。”

将老爷子扶到沙发上坐下,苏眠笑着点头:“是的,爷爷没事的时候喜欢去地里忙活,说是给自己找点事干还能锻炼身体,只要不是太累,我也就不管他。”

宿振国双手握着拐棍,忍不住感慨:“还是姑娘好啊,会疼人,不像我们家那小子,一天到晚只会瞎胡混……”

说到这儿,老爷子突然蹙眉,扭头看向老吴:“那个臭小子怎么还没回来,不是告诉他今天晚上来客人,让他早点回来吗?”

老吴点头:“已经让人打过几次电话了,小少爷都说在回来的路上。”

老爷子横着眉毛敲拐杖:“在路上在路上,他就是在国外,现在坐飞机也该到了!”

想起来之前在莱茵会所门口看到的那一幕,苏眠抿了下唇角:“宿爷爷,这么晚了,就不用特意叫三哥回来了,坐了一两个小时的车,我也累了,想早点休息。”

宿振国一听她说累,立马转身唤来阿姨:“小赵,小姐的房间准备好了吗,快带她上楼看看。”

赵阿姨笑呵呵走过来给苏眠引路:“小姐,房间昨老先生就让我收收拾了,你看看喜不喜欢。”

苏眠点头:“辛苦你了。”

宿明琛的电话后期打不通,老爷子气的在客厅发脾气。

“这个臭小子,真是越来越混账!他想干嘛,造反吗!”

老吴出声安抚:“老爷子,您是知道的,少爷平时是最听您话的,今天可能是遇见什么事耽搁了吧。”

宿振国重重哼了声:“他能有什么事耽搁,整天就知道不务正业。”

老吴闻言笑:“小少爷哪有您说的那么恶劣,您忘了去年您生日,他从股市赚了三千万给您买礼物的事了?”

宿振国顿了会儿,边起身边点了点老吴:“我还不知道你,整天帮他说好话,算了,我今天也累了,等明天再收拾他。”

转身之前,老爷子往楼上看了眼,深叹气:“但愿这臭小子能明白我的良苦用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