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五章、 残碑风雨无迹寻

小说: 我在盘丝洞养蜘蛛 作者: 昆吾奇 更新时间:2020-10-18 11:10:42 字数:2755 阅读进度:483/491

夜叉说他是奉摩昂太子之命,来接六太子回去的。

敖霸也的确该回去了,他在盘丝岭已经呆了将近半个月。虽然他觉得这里的生活更有乐趣,也更愿意跟这里的小伙伴们在一起。但他毕竟是龙宫太子,虽然未必受宠,但他的身份意味着他没办法任性妄为,他的一举一动都可能牵扯到海陆两界未来的局势。

齐鹜飞也不敢强行留下敖霸,但他也不敢让敖霸就这样跟着夜叉走了,谁知道这只夜叉是不是真的是魔王派来的,万一妖魔在多日的平静之后杀了个回马枪怎么办?蝠妖虽然死了,蛟妖还活着,雾影人也还活着,它们背后的势力并没有消亡。

起蛟泽事件让它们损失惨重,最好的止损办法就是利用人们松懈的机会,再来一次刺杀行动。如果换做齐鹜飞,他也会这么做的。

所以,他没有马上放敖霸走,而是找了个借口让夜叉先回去复命。

在和秦玉柏打了声招呼后,齐鹜飞带着敖霸,乘坐着秋官珮化作的白云,在这个季节刚刚吹起的北风的掩护之下,随着天上的云团一路向南,避开了起蛟泽,然后才转而向西,绕到了潜龙湾的南部,再沿着海岸线北上,到了岭西镇。。

潜龙湾巡视站的新任站长人选还没有确定,岭西镇的渔民也都没有回来,因此现在的岭西镇依然荒凉。

岭西镇西南的那片废墟比过去更加的凌乱和荒芜了,曾经在这里发生过的战斗的痕迹因海风和大雨的洗刷已经消弭无踪。

齐鹜飞来到那块残破的界碑前,蹲下来仔细查看。

即便他是那场战斗的亲历者,也已经看不出石碑底下曾经压死过一只巨型穿山甲。

他轻轻抚摸石碑,感受那岁月的苍凉,然后便进入状态,想看一看最近这段时间,经历了这么多事情,他到底获得了多少功德,能不能把他现在身上功德的负数值给抵消掉。

上一次获得功德是在和海妖一战结束后,因为担心到时候在城隍司分配功德的时候他一点都领不到会引起人们的怀疑,所以特意把收集二十二个牺牲同事的魂魄的功德留着没有领。

现在又经历了杀鲮鲤精,杀骨魔,杀赵春,杀九爷,以及起蛟泽战役和后来杀了付洪生,这么多事情加起来,不知道又会增加多少功德?

有些事情在向上面汇报的时候不能全都说,十分功劳最多给自己留下一二分,但是天道是公平的,该给他的功德一点也不会少。

当他再次见到那块立在高山之上的巨大石碑放射出万丈金光,身体又出现了第一次在城隍司功德碑前领取功德时那种鼓胀难耐,甚至要作呕的感觉。

他连忙停下来,立刻进入太极池,开始缓缓吸收太极池面上漂浮着的那层金光,并恢复自己的法力。

他那成负数的功德值很快就被抵消并迅速增长成可观的正数值。

从太极池里出来,继续面对石碑领取功德,然后再到太极池中进行消化吸收,如此往复进出几次,当功德数达到二十万的时候,他停了下来。

必须留一部分,在城隍司进行功德分配的时候使用,否则的话,他做了这么多事情,功德却是零,肯定要引起别人的疑心。

这不比第一次,第一次还可以推给他过去二十多年的功过是非,这一次没有理由,一定会被调查,虹谷县和纳兰城的几位领导还好说,万一上面要查那就麻烦了。

他不确定还剩下多少功德,但通过身体的感觉,他估计大约还有十分之一。现在已经有了二十万,剩下的也就是两万左右。

这个数字也不少,但和提交给上面的报告里他的功劳是比较吻合的。

现在,他神识中的那串数字变成了40699/225700。

他很清楚,只要有合适的机会,在一定条件下,二十多万功德就可以转换成二十多万法力。

如果全部转换,他应该就能达到六品的实力。

当然,地仙以上的品级,不仅仅是法力值,还要有对应的功德,和对应的境界。

齐鹜飞并不急于把功德转换成法力,还是那句话,步子太大容易扯着蛋。

而且,功德和法力之间的转换需要机遇。前两次,第一次是对抗幽底魔神的诱惑以及由此而产生的自己的心魔,第二次是对抗冰鳌岛上的虚空裂缝能量。

不过有了这二十多万功德打底,让他对未来多了不少信心,不管是面对平静表象下三界涌动的暗流,还是炼丹时引发的天劫。

敖霸看着他在废墟中打坐,以为他在练什么奇怪的功法。

他好奇地问道:“咦,这碑怎么又回来了?”

齐鹜飞说:“我放回来的,你今天再帮我把它背出来吧。”

敖霸二话不说,就去背碑。

有了上次的经验,这次他没有白费力气,而是直接现出原形,从地下把残碑背了出来。

“这碑好像轻了不少。”敖霸说。

齐鹜飞笑道:“不是这碑轻了,而是你进步了。”

“我进步了?”敖霸觉得不可思议。

齐鹜飞说:“你大哥给了你一枚太古玉龙符,你三哥给了一颗本命元龙丹,你现在的身体,比你当初不知强了多少倍。”

“原来这样!”敖霸有些欣喜,但想起海底那条龙,他又有些难过不安,“那到底是不是我三哥?”

齐鹜飞说:“应该是的。不过你现在不能提,跟谁都不能提,除非你已经变得很强很强,比你三哥还强,明白吗?”

敖霸点点头说:“我明白,那我身体的变化怎么解释,父王和几位哥哥一定会看出来的。”

齐鹜飞说:“别解释。就推给你大哥给你的这枚玉龙符,就说是带上玉龙符以后出现的,别的什么都不要说。你是龙太子,他们总不可能拿你去做实验。”

敖霸说:“我明白了。”

齐鹜飞说:“好了,那我们现在出海,你大哥如果真来接你的话,我们往西走就应该能见到他的舰队了。”

二人便从岭西镇出现,向西飞去。

大约几百里后,一支庞大的舰队出现在视野当中。

齐鹜飞一直把敖霸送到了敖摩昂的指挥舰上,再次见到了这位摩昂太子,他才彻底放下了心。

敖摩昂见到敖霸时显得有点激动,声音和表情里带着兄弟重逢的喜悦,和一丝不易察觉的愧疚。

但齐鹜飞敏锐地捕捉到了敖摩昂的情绪变化,由此联想到了起蛟泽中死去的那些巨蓝鲸。

他敢肯定,敖摩昂一定和辛环一样,准备出手的时候被人阻止了。

会是谁呢?

能拦住敖摩昂救自己兄弟的人可不多,他是龙宫太子,天庭的人不可能出面,即使出面他也不会听。而整个西海龙宫,地位比他高的就只剩下龙王了。

不对,好像还有一个……

那条盘踞在灵山大雷音寺华表柱上的八部天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