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5 章

小说: 我造了我岳父的反 作者: 睡醒就饿 更新时间:2020-10-18 15:11:40 字数:2926 阅读进度:25/25

有了礼部的人,还有上头行宫的宫女太监,章长卿这一家两口很快就收拾好了东西搬去了行宫。

只是皇帝没打算见他,倒是成公公说了两句话,还是亲密的体己话,“这一路舟车劳顿,陛下明儿还要开箭呢,已经先去歇下了,侯爷可以在行宫转一转。”

章长卿应了声是,道:“成公公也好好去歇一歇吧,您这一路也不轻松。”

只是他依旧没给银子,成林安脸上堆着笑,心里骂了好几句。

上头行宫地方很大,章长卿一个人就占了个两进的小院,正好一人一进,他收拾好了东西又去里头看了看,听见母亲说要歇一歇这才又出来。

行宫的景色也不错,郁郁葱葱还有一条小溪,到处都是绿色,连空气都清新了不少,不像下头被来来往往的人群马匹踩出许多灰来。

章长卿沿着石板铺的路往前走,然后就听见两个人的声音。

一男一女。

男声是典王,女声从没听过。

章长卿停下了脚步,换了个方向慢慢走着,不过凭借超凡的听力,两人的言语他依旧能听清楚。

“你还没想好怎么招揽武宁侯?我看你那几个哥哥都动手了。”

典王笑道:“着什么急,总得叫他们都试一试,我才好知道用什么法子吧?”

那女子也笑了两声,“不然……我帮帮你?”

“我可舍不得你。”

一阵低声的调笑,章长卿皱了皱眉头,这两人的关系明显不单纯。

“你怕是馋他的身子吧。”典王轻轻喘着气。

那女子笑了两声,“上个月孟王家里宴会,我听人说了,他健壮至极,长袍都挡不住他的身姿。”

“我还不知道你了。”典王语气里一点嫉妒的意思都没有,道:“我倒是挺想请他来一起无遮大会的。”

“孟王其实也好这口,只是他自诩甚高,从来不肯跟手下心腹一起。男人的交情是怎么来的?都是一起上青楼处出来的。”

“请他来两次,我们的交情就非同一般了。”

“那咱们一起?”那女子一边轻笑,一边道:“咱们比一比,看看是你先拉了他去青楼,还是我……先用了他的身子。”

章长卿心中升腾起怒火来,这样的人又怎么当皇帝?

他加快了脚步正要走,忽然听见无双公主的名字。

“你说……她去父皇宫里从来不需要通传,会不会……若是那样一个小美人,先叫父皇那老头子得手了,可就……”典王一边说着,一边嘻嘻笑了起来。

章长卿面色一沉,换了个方向,又往典王那边去了。

果然走了没两步,就被太监宫女拦了下来,“武宁侯。”

声音挺大,明显是在给那边一男一女报信。

章长卿又听见几声整理衣服发出的摩擦声,接着便是典王扬声道:“请章将军过来。”

章长卿跟着宫女走了几步,看见一个很是巧妙半藏在假山里的凉亭,典王跟一个看着跟他差不多大的女子坐在一处,那女子穿得很是素净,章长卿飞速扫了一眼,立即收回了视线。

这是谁,他马上就要知道了。

待行过礼,典王道:“我就知道父皇会宣你来行宫。这是我一母同胞的姐姐,泽凌公主。”

一母同胞?亲姐姐?

他原本以为他已经见识过大魏朝的下限,没想每一天的见识都在突破他的认知。

“泽凌公主。”章长卿没什么好脸色,板着脸大了招呼。

可那泽凌公主却是眼睛一亮,甚至还起身回了礼,“侯爷。我叫荷露,荷花的荷,露水——的露。”

她有点遗憾,若是熟了,就能跟这位体格过人的章将军说她的露是露水姻缘的露了。

典王眉头一皱,轻轻拉了拉泽凌公主,道:“你还没见过她吧?驸马身子一直不好,他们住在城外的温泉农庄上修养,一年也就回来一两次。”

身子不好?怕不是被气的。

“不打搅王爷跟公主了。”既知道了这人是谁,章长卿也就没什么必要继续留下来了。

典王却了然的笑了笑,“无双在下头划船呢,不过姓孟那小子也在。”

章长卿拱了拱手,转头朝着典王指的方向走了。

才走出去没几步,他就听见泽凌公主的抱怨,“这人也太冷淡了,怎么不多留一会儿?”

典王笑了两声,“你别把人吓跑了,不然就得等我这边先有进展了。”

泽凌公主眼睛一亮,道:“你想他去哪个青楼,我提前做做准备。”

“你难不成还想乔装打扮去伺候他不成?”

章长卿的脚步越发的快了。

只是走出去一阵子,他忽然又停了下来。

这四个皇子……一个都不行。

不管是京城的环境叫他们成了这个样子,还是老皇帝上梁不正,这四个皇子都不行。

孟王爱摆架子,好指点江山,想叫所有人都听他的。

明王是个伪君子,连老老实实说出来自己意图皇位都不敢,那他盼着什么?手下夺下江山三叩九拜把他逼上龙椅?

庆王骄傲自大,手段阴险,还从地里偷尸体。

这位典王,若是他当了皇帝,不出三个月怕是就要逼反群臣了。

章长卿深吸了一口气,低声自语。

“他们都不行……只有我自己上了。”

“不,不是只有,我一开始就做了当皇帝的打算,不然也不会布置了北边又要控制南边,连大沽口也安排了人手。”

“从北戍诸军出去的人已经遍布各地。”

“还有来京城受封的将士,解甲归田的士兵,都在我的田庄上。”

“现如今,我差的就是一个机会。”

“可是这没什么,机会都是自己创造的。”

“这样的皇子——”章长卿回头看了一眼,“只要稍加撩拨,他们就能自相残杀起来,尤其是老皇帝快死了,他的身体必定大不如前,这些跟他日日相伴的皇子都能看出来。”

“他们会越来越着急的。”

章长卿从浑身紧绷的状态超脱出来,慢慢的朝山下走,忽然一声惊叫传来。

“公主!”

“小心!”

“快去叫人!”

章长卿两步就到了前头开阔处,往下一看,下头的湖边只有不到十个人,不远处还站着孟信跟钱丽娘,两人紧张得手都拉在一起,一个个都吓得不知所措,只知道叫喊。

无双公主一个人站在小舟上,小舟漂出去一段,她吓得站了起来,面色惨白,摇摇欲坠,连带着小舟也晃了起来。

“坐下!别站起来!”

章长卿大声道,同时立即往下头跑去。

下山的速度本来就快,更别说他是直接往下冲了。

章长卿几步到了湖边,二话不说,直接就跳了下去。

无双公主看见他,惨白着一张脸,颤颤巍巍道:“我腿是软的,我坐不下来,我站不稳了。”

“别怕。”章长卿往起一跃,快速游到了公主身边。

“我扶住了。”章长卿踩了几脚,发现这湖并不深,刚过他胸口,可是对公主这样身高的人来说,就是没顶了。

无双公主看见身边终于又有了人,发现脚下的舟再也不晃了,一直憋着气终于出来了。

“你坐下来。”章长卿柔声道。

无双公主一边哽咽,一边僵硬的几乎是摔在了舟上。

“别怕。”章长卿一边说,一边扶着小舟慢慢往岸边走。

无双公主死死咬着唇,克制住自己没有流泪。

“很冷吧。”她轻轻伸手想去碰一碰章将军的肩膀,一触及分。

只是她的手早就冻僵了,也不知道究竟碰到没有。

“已经十月了,听说早上这湖边上都有冰。”

“别怕。”章长卿回头道。

无双公主等他又转过头去,这才又轻轻摇了摇头。

她不怕的。

她从懂事开始就一直生活在恐惧中,可就是方才,她把手放在章将军肩上的时候,这种情绪忽然消失了。

“我不怕。”她冲着章长卿的背影挤出个笑容来,热泪终于滚滚而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