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0.注入体内(2000)

小说: 我真不是不可名状 作者: 区区咸喵 更新时间:2020-09-16 21:45:53 字数:2345 阅读进度:182/192

仔细一看,才能看出。

在那滔天巨浪之下。

是一条类似触须又和触须截然不同的事物。

越是靠近眼球的部分越粗,越是远离的地方则越细。

直升机上的人们,得以看出

这无比庞大的不可名状,竟是一只和海星相似的存在!

当然海星可不会具备那种眼球,也不会有那种蛇似的鳞片。

但不可名状的定义本就是正常人无法理解的事物。

这一条触臂高高的抬起,隐藏在海水里。

即将重重的落下!

日野彩香的心脏,仿佛拧成了一团。

好像血管全都纠缠在一起,闷闷生疼。

不像是匕首快速刺入的尖锐痛感,而是用极钝的刀子,一点一点的刺入皮肉,一层一层的把血肉碾磨。

血脉相连。

日野彩香的心情,从来都不像她表现出来的那样平静。

身为一个母亲,又怎么会不在意女儿的安危?

只是为了更多人的生命安全,她不得不做出冷静的姿态,而且做出最“正确”的选择。

比起真正的有心无力,更让日野彩香痛苦的是,她先前明明拥有去拯救女儿的能力,却不能这么做。

那样的代价是,结界瞬间无法支持,海岸边尚未撤离的游客被海水所淹没。

而且整个日国,都将会知道祂们的存在。

那时的事态,将再也无法控制。

现在,已经太迟了。

触臂距离女儿实在太近,没有人能去救下她们。

日野彩香认清了事实。

心如刀绞的闭上眼,幽幽叹息一声。

漆黑色的海水,像是化作一张凶残的大口。

翻涌到了极高的高度,带着极快的速度向下落下。

那只巨型的触腕,像是一只拍死蚊子的手掌。

但只有直面这样的画面,才能深刻感受到,那种属于海洋的伟力,以及自己身为人类的渺小。

这一次,大概是真的要死了吧?

神田雪绘看着即将落下的巨浪,晕死过去的日野留美子在她身边即便晕厥了过去,那些守护着游客们的坚冰依旧没有化开。

她的意识逐渐开始恍惚。

本就像是“一滴都没有了”的精神力,达到了最后的极限。

窒息,扼住她的咽喉。

在这时候,就连氧气都不再充足。

沉沉的疲惫感,将少女拉入昏迷的世界。

而且显而易见,这次昏迷的期限,恐怕

是永远!

空白一片的脑海里,还是不可避免的想到了那张好看的脸。

啊,你永远是这么好看呢

总是让人自惭形秽。

意外的,神田雪绘的想法飘忽不定的来到了奇怪的地方。

真想和你说

“哗啦”

巨浪终于落下。

脆弱至极的阴气屏障一碰就碎。

神田雪绘的肌肤,触碰到了粘腻的海水,冰冷刺骨。

死亡的威胁,浸入少女的身躯。

她在缓缓下沉,沉入这片像是地狱的大海。

只是。

那条高高抬起的触腕,却仿佛定格在原地。

这才是真正的危险。

如果它拍下来,神田雪绘她们的小身板,只有被碾成肉糜的份。

“这是”

触腕的异变,同样牵动了直升机上人们的心。

日野彩香睁开眼,心底燃起最后的希望。

像是一阵海风吹过。

灰白的颜色,染上了这条触腕。

从一个点开始,直到蔓延到整条庞然大物。

“咔嚓!”

响起轻微的脆响,灰白的触腕,好似脆弱的石块,从内部裂开。

蛛网般的裂痕向四周攀爬。

只是在那么短的时间,它就好像失去了全部的生命力,变成灰白色的残渣死物。

整片海水暂时的消停下来。

因为祂的动作,停止了。

一道矫健的身影,突的从那灰白的物质里蹿了出来,极快的跃进海水。

快速下沉。

在漆黑的海水里,抓住了神田雪绘的手。

窒息感,充斥女孩的鼻腔。

海水在不住的向里涌去。

娇小的少女睁开眼,心底只剩下最后一个念头。

我是在做梦吗?

强而有力的手臂,拖着神田雪绘的身体迅速向上浮去。

可缺氧却有可能成为杀死她的最后一根稻草。

小脑袋被一只手搂住。

唇上突然触碰到一股温热,一股新鲜的空气从那边传递过来。

精疲力竭的神田雪绘茫然看向眼前,还没搞清楚情况。

那张精致得不不似凡人的脸庞,距离她很近很近。

新鲜的、带有淡淡青草味、血腥味的空气,注入少女的身体。

一抹淡淡的温度,仿佛还停留在她的唇间。

苍白的俏脸,终是浮现几分血色。

那吊眼角的凶巴巴眼神,在海水中一点也看不出来,柔化得像只乖巧的小兔子。

“噗!”

终于,两人浮出了海面。

浑身湿漉漉的神田雪绘,轻声说道。

“你来了。”

好像她从来都没有怀疑过青野会来。

“嗯,我来了。”

青野点点头。

只是女孩却没有听见,她已经昏迷过去。

神田雪绘太累了。

无论是阴气屏障的消耗,还是精神、心理上受到的压力,都不是她应该负担的。

在见到她百分百信任的青野后,自然是放下所有的防备和坚持。

于是,安心的晕了过去。

但青野所要做的,还远远不只是救下神田雪绘。

日野留美子也很快被他打捞起来,不过她就没有神田雪绘那种待遇。

她浑身都被一层薄薄的寒冰覆盖,自动保护她不会被海水淹死也算是一种自我保护机制。

“那是什么人!?”

日野彩香看到了不可名状触腕的变化,为之愕然。

更是看到了从其中钻出,并且钻入海水中的身影。

显而易见,他便是这种变化的始作俑者。

“龙马君?”

高岛步还以为日野彩香在说,旁边一个骑着快艇向那个方向驶去的家伙。

那是井田龙马。

他用绳子把那些冰块固定在了快艇后面,一路行驶过去。

而在这种汹涌且危险的海面上,这样的事情,也是需要无比巨大的勇气。

因为谁也不知道,在下一刻,会不会也坠入海中。

“龙马君,她们就拜托你了!”

青野同样看到了井田龙马,高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