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魔

小说: 我与病娇共沉沦 作者: 一笼包子 更新时间:2020-10-18 13:24:00 字数:3629 阅读进度:23/24

虽然外牢有些许寒冷,但常宁仍是倚在一侧小憩了好一会,待她睁眼时,窗外的日头已经隐隐西斜了。

“要去堂上审案了?”她瞧着立在外牢门口一脸欲言又止的衙役,直起身子揉了揉眼睛。

衙役忙低身应着,语气不似之前的强悍:“是的,府尹大人已经在堂上等着了。”

常宁抬手擦了擦鼻子,略有些尴尬。

如此情况,她都不得不怀疑是不是有人在故意保她了,这顺天府中的一个两个,对她的态度都有些让人难以捉摸,可真是……太明显了。

府尹何玉书、一众衙役,到底是授了谁的意呢?

她揉了揉脖颈松松筋骨,而后支着手臂,小心翼翼的挪向了轮椅。而直到这时她才发现,这个草席榻的高度,与她轮椅的高度相辅相成,无论是从轮椅上草席还是从草席上轮椅,都能保证在这个高度上极为轻松的完成。

这……

待遇属实不错。

她并未将心中的疑虑表露面上,坐定轮椅后盖上薄毯,抬头示意:“走罢。”

进了顺天府堂内,两侧衙役分站,何玉书坐于正位一脸严肃,俨然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

而堂下,周云姣之夫蓝栋、侍郎府的守门小厮、还有周云姣的几个丫鬟皆在,无形中给她一种窘迫之感。

“今日非三堂会审,本官依着手中之证,与诸位相关之人逐一对问,请诸位允实相告,若及三公会审之时,便无人再与诸位好言相说了。”何玉书将案宗摆出,抬眼同堂下的几人道。

语必,旁人退散,简单的审案开始。

对于与她有着同样嫌疑的蓝栋,何玉书的态度显然没有与对她时的平和,翻着手中的卷宗问着:“蓝三公子,您这些日子,一直与您夫人有过争执?”

蓝桨的目光一直停留在面色淡然的常宁身上,听得何玉书问他话,这才将目光收回,低头应:“嗯,确实如此。”

“为何?”何玉书提笔,“这将关系到蓝三夫人的死因,是否与您有关。”

蓝桨嘴唇抿了抿,神色颇有些不自然,眼神也飘忽不定的朝着常宁扫了几眼,而后轻声着道:“只是些家长里短的小事,常态而已。”

不然说什么?说他瞧见了周云姣即便嫁了人,还日日出门与旁人苟且?那他蓝三公子的这张脸,要还是不要了!

“主君!您怎么能说是家长里短的小事!?”另一侧周云姣的陪嫁丫鬟睁大眼睛含着泪珠啜泣,“我家小姐自嫁给您一直勤恳,那日只不过是提了侍郎府的常家大小姐一句,您就气恼的不成样子,还……还打了我家小姐!”

常宁有些尴尬,自家拆台就自家拆台,扯她作甚?难不成那蓝三公子娶了周云姣后,竟还对她怀恨在心?

她也倒不至于,这么招人记恨。

蓝栋没想到周云姣的陪嫁丫鬟会在这时说出这些事,忙慌乱的看向常宁,尴尬的道:“常大小姐,不是……我没有……”

常宁:???

“蓝三公子,这是你们蓝府家事,与我无关。”常宁并未去看蓝栋一眼,低头有些百无聊赖的玩弄手中的长鞭,语气冷淡,“现在这是在询问关于你夫人的死因,还望与何府尹言无不尽。”

常宁被无故提起也不恼,只是应着何玉书的问题如实答着,倒还没什么与案件相关的信息。

只是侍郎府的守门小厮许是受了林氏的意,拼了命地想要给她把这个罪名安实,一直在说那日晚上她出过侍郎府,可无凭无据,何玉书也只能将这些话当做耳旁风了。

反而是蓝栋,身上有不少的疑点。

但也只是疑点而已,此时在周云姣身上没有任何的证据能表明,凶手是谁,即便常宁与蓝栋的身上皆是疑点重重,无凭无据,顺天府只得放人。

但这并不代表他们两个人就平安无事了,待案宗上传至皇室,得了圣上的批奏与太皇太后的应允,便可执行三堂会审。

届时,无论找不找得到这个凶手,都必须有人,出来顶罪了。

何玉书简直一个头两个大,将审案的批注宣纸整理好,盖上了印章收入案匣,而后便叫衙役将堂内的人送出去了。

来时轰轰烈烈,走时冷冷淡淡,常宁扶着轮椅立在顺天府大门前,有一瞬间的不知所然。

感情废了她一天的时间,就是来这溜达一趟?

她禁不住有些无奈的摸了摸鼻子,正待扶着轮椅沿长街往侍郎府中回的时候,有一双手在身后扶住了她的轮椅。

她回头,是蓝栋正一脸窘迫站在身后。

“未……未安。”蓝栋微微红了脸,唤起了常宁的字。

她有些不悦,问着:“蓝三公子何事?”

“我并无心想退婚,未安。”蓝栋担心常宁会不理他自顾离开,便未经她的允许,将轮椅轱辘桎梏在长街牙子上,而后站在她身前诚恳的道,“只是那时家母在我不知情的情况下定了这事,后来我再想寻你,便无处可寻了。”

常宁动了动扶手想要往前行,然而轮椅一动未动。

那一瞬间,她觉得很耻辱。

无数的悲愤涌上心头,就好像在向所有人无声的宣告,她常宁没了腿,就连动一动轮椅前行一下,都是登天的难度。

“蓝栋,你不要太过分!”常宁的语气骤然冰冷,抬眼看向蓝栋的瞬间,手中长鞭已经呼之欲出。

蓝栋并没有察觉到常宁的不悦,弯下腰焦急的道:“未安,如今周云姣已死,我可以娶你的,那时的退婚不做数,只要你愿意,我蓝栋可以去侍郎府提亲的,三媒六聘八抬大轿……嘶,未安!”

他说着竟意欲要握上常宁的手,却没想到常宁手中得长鞭早已松开,在察觉他动作不对的时候,便瞬间甩了出去,在蓝栋的手上和手臂留下不浅的红痕。

常宁气恼,眼睛危险的眯起,语气也变成了嘲讽:“蓝栋,你真当你、你们蓝家,是女子都趋之若鹜的珍宝吗?当年是否是你的意思与我而言无甚重要,甚至说无关痛痒,可莫要再往自己得脸上贴金了!”

蓝栋没想到常宁会说出这般话来,一时间有些呆愣住,囫囵的问着:“不应该如此的,未安……你若并不在意,又怎会与云姣因我而吵?你定是还心悦我的!”

“蓝三公子,心悦你的人不少,但这其中,绝无我常宁。”常宁眼神冷漠,盯着蓝栋一字一句的道,“给你机会,把轮椅的桎梏挪出,否则长鞭无眼。”

少女显然气急,冰冷的目光下是愤红的脸蛋,在一身天水碧色衣衫衬托下,显得尤为娇小可人,颇有些冰山美人之感。

蓝栋不禁咽了咽口水。

反正常宁腿脚不便,反正她如今无人愿娶,反正……中书侍郎府,对她并不上心了。

一股邪恶的念头在蓝栋心里升腾而起,已然忘记了适才长鞭打在手上的痛楚,毫无顾忌、大庭广众之下,朝着她伸出了手搭在她的肩头上。

常宁并未动,但是眼底汹涌的怒意无声的在传达着—给你机会,若再进一步,你就废了。

但人一旦做了这个决定,贪欲就是无止境的。

蓝栋见常宁并未反抗,勾起了笑意意欲牵起她的手,轻声道:“未安,我会对……”

“砰”的一声,蓝栋的话还没说完,便被一拳打倒在地。他正欲起身斥骂常宁,却瞧见适才打他这一圈的人并非是她,而是一个也着天水碧色衣衫的少年。

“子……子慎?”常宁对于陆子慎的忽然而至也有些惊诧,微微瞪大着眼睛看着面前将她挡的严严实实的少年。

陆子慎背对着常宁,俊美狭长的眼睛微微挑起,眼尾染着一丝此时常宁看不见的猩红。

“你刚才,哪只手动的姐姐?”他的语气含着嗜血的冰冷,全然不像是一个十五六岁少年的口吻。

蓝栋被少年令人窒息的气场吓到不敢言语,一时间脑子空白一片,说什么做什么全然不知了。

手上蓦然传来阵痛。

“是这只?”陆子慎眸中含着猩红,慢慢走近蓝栋,握住他的胳膊用力一扭,便折断了。

猛然间巨大的痛苦让蓝栋瞳孔忽然瞪大,疼痛到极致时已然无法发声,只得颤颤巍巍、咿咿呀呀的跪倒在地,汗液顺着额头直流进了脖颈里头。

幸而此处是长街转圜入内街的一处隐人的位置,此时又正是长街人少的时候,来往瞧不见一个人影,最适合打人了。

常宁此刻是有些懵的,她唤了陆子慎几声,可少年宛若听不见周遭的一切声音,只是低着头又拽住蓝栋的另一只手,带着一点癫狂的笑意,继续问他:“我在问你啊,不是那只,那就是这只。”

又是嘎嘣一声,蓝栋的两只手宛如章鱼触手一般软软的耷拉在地,而剧烈的、难以承受的疼痛,让蓝栋就那么直接昏了过去,额头朝下直直的砸在了地上。

常宁听到额头砸地的声音时,下意识的身体后倾了一下,而后看着陆子慎的后背抿了抿唇。

而陆子慎,因此事陷入了疯魔。

他瞧见自己站在血流成河的城楼前,那城楼又大又壮,比那州府门前也并不逊色。他还瞧见有无数的人哭着,他们身体残缺、头身分离,即便是眼珠掉出了眼眶,即便是牙舌碎的发不出声,却仍然哭着喊着朝着他身后看着。

他回了头,身后雕栏画柱的城楼上,挂着一个浑身血淋淋的人。

那是一个记忆中高高在上的人,也曾在朝堂论辩、万人敬仰,此刻却被全身剥了皮,吊挂在城楼门口,供万人唾弃。

陆子慎瞬间崩溃。

他张着嘴,却不知说些什么了,不知是泪水还是血水,顺着眼睑汹涌的淌进衣襟,看起来凄惨而无助。

恍惚间,他瞧见那城楼上的人影动了动,而后人影走了下来,慢慢化成女子的样子,她跪坐在地朝他缓缓行着,而后扯着他衣衫的尾角,抬头渐渐露出淡淡的泪眼,语气痛苦却又明显带着劝诱:

——“子慎,醒醒,看看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