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拒绝一起睡

小说: 我有一颗妖怪心脏 作者: 软软喵 更新时间:2020-11-22 13:09:29 字数:3333 阅读进度:21/79

不管是同性恋还是陪/睡,都称得上是爆点。

关凝之在当时可以说是人人喊打,每天都有人在她私信评论里谩骂。事业遭受拖累,从此一蹶不振,不久后就传出了她自杀身亡的消息。

这件事情闹得这么大,也只有盛妤这种两耳不闻窗外事的,才会对此一无所知。

盛妤在微/博上靠着分享贴了解了前因后果后,只觉唏嘘不已。

霍胤将手伸到她面前的时候,她才恍惚回神,想到手机还在手里没还给他。

此时两人已经走到了超市内,来来往往的人群总算是给盛妤带来了几分真实感,她脑海中还在思考关凝之的事情。

这个时候盛妤盛妤身板也就一个霍胤可以分享,虽然他是个闷葫芦,但她还是没憋住开口说道:“这件事情现在闹得这个大,难不成真的是这个关凝之没死又回来复仇了?”

盛妤说完又觉得不太对劲,难不成之前的自杀还是假死不成?

“她已经死了。”霍胤将手机揣进兜里,脸上还是那副事不关己的冷漠表情,只是说出的话却如平地惊雷:“视频里的这个关凝之是妖怪。”

“妖怪?”盛妤惊呼出声,她怎么都没想到这个居然和妖怪扯上关系了。

她刚刚还想问霍胤为什么手里会有这么视频,如果是妖怪作祟的话,那妖联自然不会袖手旁观。

这个视频从头到尾都透着诡异,尤其是视频里的关凝之,怪不得盛妤看着觉得非常违和。

她叹气道:“你们也是很厉害,居然光从视频里看就能看出来是妖怪搞鬼。不过这个妖怪为什么会和关凝之长的一模一样呢?而且就目前来看,她好像是在为关凝之报仇,兴许这件事情背后另有隐情也说不准。”

“有没有隐情我不知道,但是这个妖怪是穿了人皮的。”霍胤在这种事情上向来不吝啬自己的言语,他解释道:“不管如何,他在人间杀人就是作恶,不可能放任不管。”

盛妤听见人皮两个字就一下想到刚才视频里看得扒皮过程,脸色瞬间难堪起来。

也怪不得之前元昭拦着她死活不让看,估计是料到了看完之后会引起不适,更比说她这个心脏还受不了刺激。

只是关于这件事情的是非对错到底如何还真不好说。

如果这个妖怪真的是为了关凝之报仇的话,怎么看也应该找那个茂茂更合适一些,她倒是觉得当年她曝光关凝之的那些事情或许另有隐情,这个茂茂也不如表面上看起来真的这么柔弱无辜。

她将自己的想法说给霍胤后,霍胤便送了她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

他说:“你如果真想知道的话,我们明天就去探一探。”

探一探?盛妤眼睛一亮,颇为感动的说:“霍胤你真好,我真没想到你会为了我的好奇心去管这件事儿。”

霍胤:“……”

他望着盛妤这双亮晶晶的眼睛,实在不好意思说其实金鹰把视频发给他的意思,就是让他来查清楚。

至于刚才把视频给盛妤看也不是单纯的好心,只是盛妤作为他的搭档,自己又不能离开他,自然而然是要跟着一起去查的。

这事儿阴差阳错就造成了现在盛妤又是感动又是兴奋的局面。

最后霍胤决定不说。

两人买好菜后,又到了生活用品区。

她看了霍胤一眼,有些不好意思道:“牙刷毛巾我家都有备用的,但你今晚在我那住的话可能还要带一套换洗衣服。”

这个换洗衣服,其实委婉一点就是胖次。

霍胤也不知道理解没有,淡淡的“嗯”了一声就没有任何表示了。

盛妤看了一眼他全身上下雷打不动的黑,突然突发奇想的拿了一套蓝色的睡衣递给他,试探问道:“你觉得这个怎么样?”

霍胤嫌弃的退后一步躲开,用行动来表达了自己的态度:“不怎么样。”

盛妤撇撇嘴,就料到他会这么说,明知故问道:“那你想要什么颜色?”

“黑色。”霍胤几乎没有任何犹豫的说出了这两个字。

盛妤也不知道他为什么对黑色有如此执着,故意道:“那怎么办?这里的睡衣没有黑色。”

还真是没有,霍胤扫了一圈后,脸色阴沉下来,不说话了。

“要不然你拿套白色的吧,反正颜色也差不多,没什么大不了的。”盛妤睁着眼睛说瞎话,最后直接把白色的睡衣给扔进了推车里,至于那个蓝色的已经被她放了回去。

骗鬼呢?这个蓝色的尚且还能说是和黑色相近,但这个白色的怎么看都和黑色天差地别。

霍胤眉眼深沉着,紧皱的眉头时时刻刻表达自己在不开心。只不过没有黑色的,对于他来说,其他什么颜色都无所谓,也就不计较了。

两人回到家中已经十二点了,这个时间做饭已经很晚,盛妤不敢再耽搁,只能抓紧时间简单弄点,等到了晚上再大展厨艺。

元昭冷眼看着盛妤在厨房里忙进忙出,而霍胤老神在在的坐在沙发上喝水,这副等着吃饭的样子真是怎么看怎么不顺眼。

他冷哼一声:“你也好意思在别人家饭来张口?”

霍胤对他的讽刺表现的十分冷淡,他将水杯放下,轻飘飘的回他:“我是客,你好意思让客人动手做饭给你吃吗?”

元昭气的心肝疼,他当然好意思!但问题是盛妤肯定不好意思!那丫头一根筋到底,更别说她现在还把霍胤当成救命恩人。

一提起这个救命恩人,元昭就来气,他已经通过林兔兔将之前学校里面发生的事情来龙去脉都弄清楚了,得知盛妤果然是因为霍胤遭受了无妄之灾后,对他就更是横挑鼻子竖挑眼的,怎么都看不顺眼了。

霍胤见他这样悠悠开口道:“如果真不想见到我,你可以离得远点。”

“凭什么是我离远点?”元昭怒道:“盛妤是我外甥女,我俩才是一家人,要离得远点也应该是你!我俩挺长时间没见了,你怎么好意思非要往上凑呢!”

“我为什么不好意思?你还不知道我么?只要你不痛快了,我就痛快了。”霍胤这话说的理所当然,那神态,那语气,气的元昭差点仰倒。

真是冤孽!果然一报还一报!他怎么都没想到自己回国后这个霍胤勾搭上了盛妤,巴巴的跑来气自己。

他缓和了好一会儿才道:“不管怎么样,我都希望在盛妤面前你能装作不认识我。”

“难道我还主动搭理你了?不是你一直在找我麻烦吗?”霍胤似笑非笑的看了他一样,那眼神里赤果果的鄙视令人想忽视都不行。

元昭狠狠一磨牙,决定忍了!

于是盛妤做好饭往客厅一看,就发现方才还剑拔弩张的两个人,此时倒是万分和谐的坐在一起。

她心中放心不少,虽然不知道元昭对霍胤的敌意是哪里来的,但她总担心没有自己在两个人能打起来,不过现在看来是她多想了。

这不是相处的非常愉快嘛!看来今晚让他俩住一间屋子里应该也不成问题了。

吃饭的时候,她便决定先将这件事情积极主动的提一提,清着嗓子说道:“那个……你们两个人今天晚上睡一间屋子应该没问题吧?”

话音一落,两人同时皱眉。

元昭那眉头都快夹死苍蝇了,语气厌烦道:“我为什么要和他睡一起,家里不是还有多余的客房吗?”

“有是有,但挺长时间没收拾了。”盛妤这话说的吞吞吐吐,其实是她自己懒得收拾。

本来平时就只有她自己住,偶尔元昭回来住在客房里就行了,更别说他也不是天天睡在这里,毕竟身份不合适,两人年纪也不小了,总该有点忌讳。

至于霍胤,就属于突发情况了,上次的邀请还被毫不留情地拒绝了,谁能想到今天自己客气一下随口那么一说,他居然就真的住进来了。

他既然要住,盛妤当然不好意思往外赶,只是这多余的客房就没有了。

如果可以的话,两个人凑合凑合就行,反正元昭一般来说住一晚上也就走了。

元昭还在纠结的深思,一旁的霍胤便淡然开口:“我没关系,睡哪里都行。”

听听这道貌岸然的话,元昭冷笑:“照你这么说的话,那你今晚就睡沙发去吧,反正你睡哪里都行。”

霍胤转头看向他,元昭想象中的愤怒没有,那双漆黑的眼眸反而透着看好戏的兴味。

等等,看好戏?元昭大感不妙。

果然,盛妤将筷子重重放下,语气颇为不赞同的说道:“这怎么能行呢?客房的床又不是睡不下,怎么可以让他睡沙发呢?而且他腿长,沙发也放不下啊!”

元昭气,不让睡就不让睡,还夸一通腿长是什么意思?而且这护犊子劲儿,元昭是怎么看怎么不乐意。

他哼了一声:“那我睡沙发。”

总之,他坚决拒绝和霍胤一起睡。士可杀不可辱!

盛妤闻言愣了愣,又犯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