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是妖怪联盟

小说: 我有一颗妖怪心脏 作者: 软软喵 更新时间:2020-11-11 09:21:19 字数:3359 阅读进度:8/75

乳芽这一哭,盛妤顿时觉得错的是自己。

她被哭的脑仁疼,脑袋嗡嗡直响。

真想抱着她大喊我真不是你爹!

可惜这次乳芽铁了心要胡搅蛮缠,不管怎么解释都不好用,而那群狼妖此时都抱着手臂呈事不关己状态,显然在看好戏,相比乳芽的哭功它们是实实在在领略过的,此时难得见到他去祸害别人,自然是喜闻乐见。

最后还是霍胤被他哭的烦不胜烦,单手结印,凌空对着乳芽一点,乳牙的嗓子顿时发不出声了,只剩下张嘴无声干嚎。

盛妤一见就乐了,嚎了半天的乳芽自己也意识到这一点,收了攻势嘟起嘴眼神幽怨的盯着霍胤,自己因为哭的太猛还一下又一下的打着嗝,看起来真是可怜的紧。

说到底也不过是个没了爹的孩子,盛妤同情心泛滥,不无感慨道:“我们还是赶紧离开这里,再这样下去,我怕我真的控制不住

就把他抱回去养着了。”

霍胤垂眼冷睨着她,语气嘲讽的送了四字评价:“勇气可嘉。”

盛妤一愣:“什么意思?”

霍胤:“养个狼崽子也不怕半夜睡觉时候把你脖子咬断。”

这话太好用了。

霍胤声音本来就冷,盛妤当即感觉脖子一凉,就连神智都连带着清醒几分。

她面露惊恐连忙摆手:“不养了不养了,实在无福消受。”

霍胤倒是没再搭理她,两人已经浪费了太多时间,他直接弯腰拽着乳芽的衣领往上一提,像拎鸡崽子一样拎起来后又塞进了盛妤怀里,动作又快又准。

“抱好。”咬字低沉的两个字刚刚落,身/下的阿乌就仿佛得到命令一般,纵身一跃,眨眼间便

离开了原地消失在众狼妖面前。

速度极快,宛如背后有索命厉鬼,这逃跑的架势一看就极为熟练。

他们就这样明目张胆的,在众多狼妖的注视下将人家新鲜出炉还未成年的小狼王给拐走了。

而盛妤被迫成为一名共犯,她觉得自己怀里抱着的不是可爱的小正太,而是烫手的山芋!!!

霍胤折腾了一夜,又是把盛妤从医院偷出来,又是当众拐孩子,彻底被烦到不想说话。

盛妤倒是想说话,可惜这一路上顶着风跑,一张脸被吹的几乎变形,一开口就吃一嘴沙,几番下来再大的兴致也消磨没了。

也不知行进了多久,她痛苦的坚持到阿乌停下,立刻麻利的从上面爬了下来,还不忘顺手捞一把乳芽。

她正想问问这是哪,结果一转头看着墙上镶嵌的几个熟悉的大字顿时愣住了。

居然是她上次来过得警/察厅。

“你这是拐卖儿童后就来自首?”盛妤语气充满怀疑。

霍胤顿时用一种看神经病的眼神看向她。

他懒得说话,直接推门而入。

他一进去里面立刻就传出一道大嗓门。

“你个臭小子怎么这么墨迹,让你把人带回来不是让你自己回来,她人呢?”

霍胤不耐烦的声音也低低传来:“外面。”

盛妤听的颇为稀奇。

一旁的阿乌也恢复了正常大小,伸了个懒腰后开口道:“进来吧,这地方安全得很,

不用害怕。我和阿胤跟里面的妖算是合作关系。”

它最后一句话说的含糊,显然不想多解释。

盛妤没有对别人秘密刨根问底的习惯,此刻正好奇的看着阿乌神奇的恢复成小奶猫的样子后,一扭一扭卖着高贵的步伐走到门前,爪子一推门就开了,十分有意思。

她现在对这个地方可是充满了兴趣,更别说自己肚子里还有一堆问题想要问,眼见着他们都进去了她紧随其后。

然而迈进去的脚步还没等落下,整个人便僵住了。

要不是理智遏制住了本能,她真想转身拔腿就跑。

这来的哪里是警/察厅分明是动物园啊摔!

最可怕的是这沙发上窝着的大老虎算是怎么回事啊!龇牙咧嘴的一看脾气就不好!

“怕了?呵,胆小鬼。”乳芽从她身旁气定神闲的走进去,还不忘施展语言攻击。

只要他不是哭着认爹,其他时间都是一副臭屁的模样,十分欠揍,哪里有半分刚才的软萌可爱。

盛妤确实是怕了,但人家一个小孩子都表现得这么勇敢,她要是缩回去岂不是连孩子都不如?

盛妤满面纠结,看了看已经在另一边沙发上坐好的霍胤,最后还是一咬牙走了进去。

几乎同一时间,她刚进入屋子的范围身后的门便自动关闭,自带鬼片效果。

盛妤哪里见过这阵仗,惊的她回头去看,却发现玻璃门不知何时变成了雕花木门,正散发着古朴的韵味。

再回头,屋子里的陈设也焕然一新,整个警/察厅与她上次来时有着翻天覆地的变化。

现代化的装修不复存在,暗红色绣着繁复花纹的地毯,旋转楼梯也是奢侈典雅的红木,桌子上放着一个精致镂空的兽形香炉,袅袅轻烟绵延向上,为了搭配气氛每个角都点上了红烛,暖黄色的光将这里映出一股温馨而又缥缈的气氛。

如果忽视四周虎视眈眈盯着她的各种动物,就更美好了。

“我们已经等你很久了。”之前接待盛妤的那个警官走了过来,他伸出手,不吝啬的表达友好,微笑道:“盛妤,欢迎你来到妖怪联盟委员会。我是副会长金鹰。”

他笑容温和有礼,声音如潺潺流水平静而柔和,让盛妤忐忑的心慢慢落在了实处。

“你好。”盛妤回握,顿了顿又道:“我现在疑问很多,我可以问吗?”

这单刀直入地话给了金鹰一个措手不及,望着盛妤诚恳的眼眸,倒是觉得她天真烂漫的很。

“很抱歉把你卷入到我们妖怪的世界。”金鹰慢条斯理的说道。

他本就长了一副斯文的长相,很容易让人有好感,此时轻声解释,耐心十足的样子,盛妤对他的信任值噌噌直涨。

金鹰:“你放心,我们既然把你带回了这里,自然会为你解惑……”

话没有说完,屋内突然传来“啪”的一声,紧接着头顶瞬间亮起了明晃晃的白炽灯,将屋子里营造的古色古香氛围破坏的消失殆尽。

“你们在这干嘛呢?有灯不点点蜡烛搞得屋里烟呛火燎的,是不是有病?”玫妗拖着一身浴袍风姿万千的从楼上缓步而下,即便语气不客气,说着抱怨的话尾音也自带三分妖/娆。

她压根就没注意到周围诡异的沉默,反而在看见盛妤时眼睛一亮,瞬间吸引住。她一个闪身来到盛妤面前,手中变戏法般多了一朵娇艳欲滴的玫瑰花。

她递过来邪/魅一笑,调/戏道:“呦,这是哪来的女娃娃,看起来就很好吃的样子。”

她是极为艳丽的长相,配上风/流的姿态和妖/娆的嗓音,像极了小说里吃死孩子的狐狸精。

盛妤一瞬间觉得旁边的大老虎都是和蔼可亲的,饶是她这两日见多识广,此刻也堪堪后退两步。

她还没等说话,一旁的金鹰好脾气道:“玫妗,你不要吓到人家,我们这是在办迎新仪式。”

“我长得这么好看,怎么可能会吓到她?”玫妗轻哼,见盛妤没接她的花也不恼,自顾自的插在盛妤耳后,打量一番自觉满意后才摇曳生姿的在沙发上坐下。

她撸了一把老虎毛,再次挑眉看向盛妤:“所以这个小可爱就是我们妖联新来的?”

盛妤正摸着自己耳边这朵花,一听这话顿时一脸懵逼,赶忙摆手:“不不不,我不是。”

“不,你是。”金鹰手上不知何时多出了一本合同,和颜悦色的递过来:“来,签了这份实习合同,你想要的都会知道。”

这位同志,你这样真的很像诱拐良家妇女的怪蜀黍!

盛妤手摆的更勤快了:“这里是不是有什么误会,我年纪还小学业未成,没打算这么早找实习工作。”

顿了下她又道:“而且我刚被/捅一刀虚弱着呢。”

还有她最想知道那些妖怪为什么要追着她不放,这群人找她又是要做什么。

本来乖乖当背景的霍胤闻言看向她,轻嗤道:“是挺虚弱的。”

盛妤:“……”

哪里虚弱,分明是活蹦乱跳。

盛妤住了这么长时间的医院对自己的情况心知肚明,当时躺在冰冷的地板上,她是真的觉得自己命不久矣。还有些绝望的想着,自己新换的心脏都没来得及享受享受,觉得自己亏大了。

可谁知道一睁眼醒来就是各种匪夷所思的事情接踵而来,她不仅没死,还飞在天上,胸口疼是疼,但痛却在慢慢减弱,这具身体分明在自动治愈。

这事儿她早就想问了,奈何在那只猫背,霍胤不让她开口说话,后来又被狼妖吓得忘记了。

盛妤咽了咽口水,有点心虚。

“这怎么可能!”

谁知此时乳芽突然炸了,他蹭的一下站起来,眼睛死死盯着盛妤的心口,难以置信道:“你身体里有我父王的内丹,怎么会被/捅刀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