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八章 骗子

小说: 山海经之旱魃 作者: 张二鱼 更新时间:2020-08-02 02:01:32 字数:3741 阅读进度:323/351

几个沙盗看着谢祺玉的马车很是华丽,而且,谢祺玉又一副惊慌的模样,因此,立马就断定了这家伙没有功夫。

几个沙盗对视一眼,看着谢祺玉,“饶命?没问题,只要,你把你身上的钱财都交给我们!”

“喂,不要啊!”车里的晚晚一听这话撩起来车帘,“我们还靠那些钱活命呢!”

原本几个沙盗不知道车里有人,这下子听到晚晚的话简直更兴奋了,尤其是晚晚还是个小美人,一个两个恨不得*都伸出来。

“大哥,这个妞儿长得挺带劲的!”

“对啊,这个妞儿带回去吧!”

沙盗头目听到这话,也是心动了,再加上谢祺玉之前表现出来一副惊慌懦弱的模样,看上去就是个好欺负的主儿。

“不要钱,可以,这个小美人,我们要带走!”说完,沙盗他们便朝着马车冲了过来。

谢祺玉冷哼一声,一跃而起,一个扫堂腿一个周围,把所有围过来的沙盗,都踢飞了!

“噗!”远远地,几个人落地的沉闷响声响起,这还是在沙地上,可以想见,谢祺玉用了多大的劲儿。

谢祺玉冷笑一声,抽出腰间弯刀,“这一切,都是你们自找的!”

谁都没看清谢祺玉是怎么出手的,谢祺玉的身影如同鬼魅一般,骤然出现在几个人的面前。

这些沙盗哪里反应过来,没等他们反应过来,他们便都纷纷丢掉了性命。

沙地上,咕噜噜的滚了几个人头,都是谢祺玉的杰作。

剩下失去了头颅的身体,无力地倒在了地上。

“啊!”车里的晚晚看到这一幕,吓得跌坐在了车厢之中。

这是她*见到近在咫尺的杀戮,而且,化身修罗的人,不是别人,便是谢祺玉。

谢祺玉擦拭了一下弯刀上的血,冷冷地撂下一句,“想碰她,你们这些杂种,还不配。”

原本谢祺玉确实是没打算杀他们,毕竟只是些不入流的沙盗,微末功夫,又那里值得他大开杀戒。

和这种人动手,谢祺玉都觉得脏手。

但是这些沙盗居然有胆子打晚晚的主意,既然如此,那便留下他们本就不值钱的贱命好了。

“抱歉,吓到你了。”谢祺玉对着车厢里的晚晚说道。

晚晚面色苍白,但是还是装作没事的样子,她摇了摇头,“我,我没事……”

谢祺玉有些歉意,他也是看出了晚晚是被吓到了,脸色都白了,他拿起挂在马身上的水袋,递给晚晚,“喝点水压压惊吧,晚一点,我们今晚可能要露宿在沙漠了。”

只是,最终两人也是没能露宿在沙漠。

到了晚上,马车再次被人包围。

不是别人,正是涂山的人。

“找到你们了,叛徒,还有该死的人类!”

被包围的时候,谢祺玉和晚晚还在商量晚上弄点什么吃,他们根本没带什么吃的,这沙漠里也没地方弄,只有一点点干粮,还是谢祺玉早上租马车的时候弄的。

此时,他们已经被涂山的铁骑包围。

晚晚认出,为首的那个是涂山的大将军屠苏。

晚晚赶紧从马车中下来,“屠苏哥哥,他真的不是坏人,他没有伤我,都是因为我,他才会被你们追杀的,你们放了他吧!”

涂山的大将军屠苏,和晚晚确实有些旧交。

此时,看着晚晚,虽然说珊娜下令是将晚晚和那人类狂徒格杀勿论,但是屠苏还是于心不忍。

他赶忙说道:“晚晚,不要再执迷不悟了,过来,我会替你向女王大人求情!”

晚晚咬了咬牙,看着身边的谢祺玉,谢祺玉的脸色却很平静,他甚至推了一把晚晚,“走吧,去他们那里,那才是你该去的地方。”

晚晚给谢祺玉的感觉一向是乖巧,此时却是不知道哪里来的力量,一把挣开推开谢祺玉,“谢祺玉,你把我当什么了!我不是货物,任由你们推三阻四,推来推去!”

前面是涂山众的铁骑,旁边是一座山,谢祺玉此前到过这里,这座山里面分外曲折,而且道路歪七扭八,如果不是来过的,是不可能从这里走出去的。

所以,如果引入这山中,他们或许还有一线生机。

说着,谢祺玉直接横抱起晚晚跃入旁边的山中。

涂山众原本以为谢祺玉他们已是穷途末路,接下来对于他们来说就如同瓮中捉鳖一般。

“屠苏将军,我们怎么办!”

“追!”

屠苏咬了咬牙,这次女王大人已经动怒,不可能再让这两人从他眼皮子底下逃走了。

忽然,空气中传来一阵恐怖的波动。

屠苏脸色变了,这种感觉……只可能是一个人……!

珊娜女王!

“找到叛徒的踪迹了?”虚空中一阵扭曲,接着便出现了一个窈窕颀长的人影。

“是,找到了,属下无能,他们跑进了,旁边的山中……”屠苏单膝跪地。

珊娜看了一眼旁边的山,冷哼一声。

她确实不把这两人的无谓挣扎放在眼里,毕竟,如果她愿意,她可以把这里的山脉,变成沟壑。

“无所谓,他们逃不出去的。”珊娜轻笑一声,势在必得。

此时,已经带着晚晚进了山中的谢祺玉,也是感受到属于珊娜的那种恐怖的气息。

“没想到,居然这么快……”谢祺玉的脸色发白。

晚晚看着谢祺玉,也是注意到他的神色有异样,担心地问道:“谢祺玉,你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谢祺玉摇了摇头,晚晚的修为未被启蒙,所以只能感觉到同族的气息,却感觉不到珊娜的威压。

现在的晚晚,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谢祺玉忽然停下,他们面前,是两条分岔路。

“怎么了,怎么停下了?”晚晚一愣,“你是不知道怎么走了吗?”

谢祺玉摇了摇头,指着面前的两条路说道,“这两条路,会通往同一个地方,我们分开走,走掉的几率才更大。”

“分开走?”晚晚一愣,马上就拒绝了,她摇了摇头,“不,我不要,我要跟你一起!”

谢祺玉看着晚晚,神情中满是哀伤,但是他还是努力让自己看上去和平时没什么不一样,“我们会在这条路的尽头碰面,只是短暂分开而已。”

“真的?”晚晚将信将疑,不知道为什么,她心中有一种浓重的不安。

“当然。”谢祺玉看着她的眼睛,“我们的目的地,是去燕月城,找一个名叫苏顾的人。”

谢祺玉此时已在心中盘算好了,到时候晚晚左等右等等不来他,自然会明白一切,他要提前托付她要去哪里。

晚晚没那么傻,只是很信任他。

晚晚恋恋不舍的看了他一眼,然后从怀中掏出一个东西,放在谢祺玉的手中,便是一个银色铃铛一般的东西。

“这是……”谢祺玉看着手心里的小球。

“香囊,我的贴身物事,我给你的信物。”晚晚说道,说完,转身便朝着谢祺玉告诉她走的那条路跑去。

谢祺玉看着晚晚的身影消失,轻声说了一句,“再见了。”

接着,谢祺玉转身,朝着外面走去。

珊娜浮于半空之中,天空中弥漫着一种淡红色的薄膜一般的东西,那是属于珊娜的灵力。

她的灵力正在编织结界,笼罩整座山。

“不用费力了。你要找的人,是我。”谢祺玉拔出腰间弯刀,冷冷开口道。

珊娜看着谢祺玉,手中的动作果然停下来了。

“哦,你怎么出来了?”珊娜的眼中一冷,“晚晚……”

“跟她没关系,一切都是我的缘故,你想要我的命,便是来取吧!”说完,谢祺玉一跃而起!

虽然,当时谢祺玉心中很清楚,凭借他的修为灵力,要跟珊娜打,简直就如同凡人征天,痴人说梦。

但是他只要拖一会,让晚晚逃出去,便好了。

“呵,和本女王为敌?不自量力!”珊娜怒火熊熊燃烧,她感觉到自己被人蔑视了,这是珊娜所最不能容忍的一件事。

既然有蔑视她的胆量,便是要接受她的怒火!

珊娜扬手,手中挥出一道冰蓝色光柱,直朝着谢祺玉袭去!

珊娜最擅长的,便是冰之术法,她玩冰的手艺,已经可以说是登峰造极。

便是这极致的冰之术法,在面对那些如潮水般的修道人士的时候,把他们打的非死即重伤,基本上不死也废了。

谢祺玉使出毕生灵力,在他手中的弯刀刀刃出爆发出月华般的光芒,白光与蓝光在天空中相撞!

两种力量在僵持,还没等着谢祺玉高兴,因为,整个僵持的过程,只有几秒!

接下来,那冰蓝色光芒便以压倒之势压了下来,直冲谢祺玉!

谢祺玉被那光柱从空中击落到地面,整个冰柱几乎将他身体*!

谢祺玉“噗”地喷出一大口血,在空中形成小范围内的血色烟雾,连屠苏都别开眼睛,不忍去看。

“这就是,蔑视本女王的下场。”珊娜眼中毫不怜惜。

“谢祺玉,你这个骗子!”一个清脆的声音响起。

谢祺玉没有落在地面上,而是落入一个温软的怀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