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3章 这不是昏庸吗

小说: 墨少宠妻太撩人 作者: 喻色雪未央 更新时间:2020-10-18 13:58:03 字数:2209 阅读进度:819/821

“你说是我嫁祸的,那就是我嫁祸的吗?证据呢?”喻色不卑不亢的反问。

“证据就是……”那人转头看洗手间的方向,正好盛锦沫脸色苍白的走了出来,她立刻冷嗤道:“证据就是你没怎么吃蛋糕你没中毒而盛小姐中毒了,你瞧瞧,她这才从洗手间里出来,要是她下的毒,她会吃蛋糕会中毒吗?”

喻色随着这人的视线看过去,果然看到了盛锦沫,此时的盛锦沫一脸苍白的朝着她和老太太这个方向走过来。

她走的很慢。

一只手扶着不盈一握的腰,仿似很不舒服的样子,再配上一张惨白的小脸,就给人一种我见犹怜的感觉。

很弱不禁风的。

尤其是看向她的男人,眼睛都直了。

喻色也多看了几眼。

不得不说,盛锦沫算是一个美人。

古典美人的风韵被盛锦沫演绎到了极致。

男人嘛,最喜欢的也是这种有风韵的美人了。

“盛小姐真好看。”不由自主的,她笑着开口说到。

她这话是发自内心的,先不管盛锦沫人品怎么样,这生的一张美人脸却是真实的,不打折扣的。

“别转移话题,别说这些没用的,她好不好看跟你没关系,还是赶紧坦白你为什么要在她的蛋糕里下毒吧,你这分明就是要诬陷她,让我们以为都是她下的毒,然后对她有意见,你这是要毁了盛小姐的名声。”

“不要脸,就为了得到墨靖尧,居然连我们这些不相干的人也给扯上了,让我们遭了这么大的罪,哎哟喂,我这会还想去……”这人喊着,又往洗手间冲了过去。

这就是个肠胃差的,所以比别人跑洗手间也跑的更勤快一些。

“说我下毒要讲究证据,要有证据链我才认,不然,我不承认。”喻色望着那人冲去洗手间的背影,拉了把椅子,就在大家伙都还站着的时候,她坐下了。

“谁……谁让你坐下的?我们这些受害人都没坐下,你一个下毒谋害我们的,你凭什么坐下了?给我起来。”

“起来。”有人上前就要拉扯喻色。

喻色用力一挣,那人一个趔趄,摔倒了,仰头就冲着喻色嚷嚷了起来,“小贱蹄子,你这个骚货,为了得到一个男人,居然害得我拉了两次肚子,这会肚子还拧着劲的疼,你简直太过份了,我跟你拼了。”

挣扎着起来,她又朝着喻色冲过去,其它人也跟了上去,大有要把喻色撕了的意思。

现场一时间就乱了起来。

可喻色还是坐在椅子上一动不动。

明明她坐着她比人矮了一截,可是就因为她此刻是全场最淡定最从容的一个,所以,气场上反倒是她压了现场的贵夫人贵小姐一截。

看得众人更加生气了。

眼看着这些女人就要冲上去抓住喻色就要撕打起来,一道身影倏的移过去,直接就拦在了众人的面前,“住手,谁都不许动小色。”

是墨靖尧。

这些人当着他的面就要欺负喻色,当他是死的吗?

他往这里一挡,“嘭嘭嘭”一声声闷响,最前面的人被他的出现惊吓的一下子就往后倒,然后连带着后面冲过来的人群如同多骨诺米牌效应,一下子就倒下了五六个。

“啊……啊啊啊……”尖叫声起,大厅里一时间更热闹,更乱了。

摔倒的人也越发的狼狈,爬起来瞪着墨靖尧,可一对上他的气场,到嘴边的骂人的话硬是咽了回去。

她们不怕喻色,可是怕墨靖尧。

墨氏集团的总裁,墨氏集团的当家人,只要墨靖尧一句话,那么商场上就再无她们家公司的立足之地了。

一个个的站起来,却谁都不敢再上前了。

默默的透过墨靖尧望着他身后的喻色,全都不知道要怎么办了。

很想砍了喻色,但是墨靖尧挡在那里,给她们十个胆子也不敢。

不过,她们不敢,有个人敢。

这个人就是老太太。

瞧着大家伙被墨靖尧拦下了,一个个狼狈的倒地再起来,再看喻色还那么舒适仿似事不关已的坐着,她立刻扫向盛锦沫。

盛锦沫虚弱的站在那里,象是似随时都能倒下似的,真真是我见犹怜,让她看着都心疼了。

这些人不敢怼上墨靖尧,她敢,“墨靖尧,你给我起开,她下了毒,我们这些人找她理论一下怎么了?别说是她们了,我也想给她一巴掌。”

老太太说着,怒气冲冲的冲向喻色,扬起手真的一巴掌就挥了过去。

喻色抬头,就在墨靖尧伸手去挡的时候,她却抬手挡开了墨靖尧的手,然后,就听“啪”的一声脆响,老太太的手重重的就煽在了喻色的脸上。

顿时,就腾的红起了一座五指山。

老太太煽完了一巴掌,还不解气,“丫头,你真是太让我失望了,赶紧的给我一个个的道歉去。”

“不是我。”喻色伸手抚上了脸颊,抬头坚定的看向老太太,不是她她自然是不承认。

“你都认打了,明明就是承认了,这又说不是,你是怕我们把你扭送进局子吗?有种做就要有种认。”

“现在知道怕了,你下毒的时候干嘛去了?脑子进水了吧?”

众人你一句我一句的怼向了喻色。

“闭嘴。”墨靖尧低吼一声,心疼的大掌落在喻色的手上,“疼吗?”不管不顾其它人的视线,就在他吼完全场安静的时候,他就这样大刺刺的关心起了喻色。

看得众人那是一个牙痒痒。

要是可以的话,她们绝对连墨靖尧一起骂了。

这不是昏庸吗。

这不是是非不分吗。

喻色点点头,“疼。”她这是实话实说。

“傻,明知道会疼,为什么挡着我?不让我拦着?”喻色不好意思拦着老太太,但是他敢,他可以拦的。

“因为我,才让奶奶不开心,是我不好。”喻色不以为意,老太太打一下就打一下吧,她认了。

“你知道是你不好,那就赶紧的道歉。”老太太断章取义,更怒了,被大家伙洗脑子一样,就是认定了是喻色下的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