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一章 生路?死路?

小说: 冷酷将军的刁蛮妻卫若衣厉珏 作者: 萌c 更新时间:2020-08-02 02:37:09 字数:2412 阅读进度:399/399

卫若衣有心想做些什么,可离弦之箭身不由己,眨眼间,她人就到了墨绿色光罩前。

虽然陌生,但她还记得法诀缚身的滋味,这么点时间,躲不过,只能尽量把自己身体缩起来一些,避免头直直撞到光罩上。

谁曾想那光罩同先前捆她的东西完全不同,竟然柔软至极,卫若衣撞上去之后甚至感觉到光罩被自己撞得凹进去一大截,紧接着,这股力量托着她,缓慢的、但毫无停顿的往来时的方向去。

不是吧,还得被弹回去??

兵器的鸣叫声就在耳边,而对面的男人明显也不是什么善茬。

惊疑之际,脖颈间忽地一热,就听得犹如水泡破裂“啵”的一声,下一瞬,光罩上那股将她往外推的力量蓦地消失,她感觉自己被一个软软的东西包裹着,慢慢的慢慢的往下坠。

竟是忽地进了光罩里面。

远远观望的男人目光猛地一凝,随即涌现出丝丝狂热,犹如黑暗中蹲伏已久的猎人终于发现了自己的猎物一般。

来不及思考发生了什么,卫若衣摸出身上的刀,反身戒备地准备迎击。

光罩里面还有无数的兵刃在等着她!

在她进入光罩的刹那,离她近些的,原本在光罩中漫无目的游走的兵器忽地都有了目标。卫若衣心头一跳,明明只是冷冰冰的武器,但她却有一种被很多双眼睛盯着的感觉。

“小姑娘努力啊,躲过了这些兵器就能拿到宝石了哟。”

男人不知道何时来到她身后,笑着道。

幸灾乐祸的傻货。

“等你活着出来了,咱们再聊聊先前你用术法打断我的法力绳的问题。”

男人慢悠悠的道,颇有些威胁的意味。

卫若衣人就在光罩边缘,男人在光罩外,两人其实离得很近,但薄薄的光罩却生生将他们隔开。

意识到他进不来,这威胁卫若衣根本半点没放在心上,一心只顾着最要紧也最要命的情况。

武器们已经疯了!

对于她这个外来者,排斥得不加掩饰,唯一值得庆幸的就是它们的感应能力明显是有距离限制的,唯有她周围的武器有异动,远些的都还远远的漂浮着。

一柄长刀离她最近,来得也最快,横冲直撞的朝她的手臂砍来,卫若衣抽刀迎上,刀刃相接,墨绿色的长刀忽地化作一道光,穿过她手里的刀,从手腕间一分为二,滑向后方。

虽然刀没有落下来,但卫若衣却很真实的感受到了被刀砍中的痛意,准确的说,比被真正的刀砍中还要更甚几分,她手腕猛地一颤,差点没握住手里的刀。

非常“及时”的提醒这会儿才来:“忘了告诉你,防护阵里的武器都是法力所凝,凡兵根本没办法与之抗衡,你那个小刀还是省省吧,不过你身体倒是不错,比小刀强。”

说话间又有一根长鞭挥来,打在她的后背上,依然没有伤口,但整个后背却是钻心的疼。

卫若衣咬牙受着,心里很烦躁,但脑袋却异常清醒。

她没有理会男人的话,全神贯注的迎击着武器。

连着被袭击了两次,她也不是无脑往上冲。

第三次朝她袭过来的是一杆长枪,伴随着呼啸声,直直的朝她的心口刺,想起先前的疼痛,如果真叫这枪往她心口上刺上一下,估计她直接能被活活的疼死。

在长枪快要刺进心口的瞬间,卫若衣蓦地蹲下身。

“三十六计,走为上计”,打她打不过,但比脑子不应当要输给一把无人驾驭的兵器。

她是这样想的,然而,事实证明世事无绝对。

她刚刚蹲下,便听得一声来自男人的嗤笑。

“啧,果然头发长见识短。”

卫若衣下意识就往旁边一闪,先前被她躲过的长枪竟已掉转回来,差点杀她个措手不及。

这些武器,虽然无人驾驭,却能锁定她这个目标,单纯的逃是没用的了。

卫若衣心念转动,将手里的刀收起来,手指捏诀成印,朝再一次向她冲过来的长枪砸过去,淡金色的光与墨绿色的光在半空中猛然相撞,片刻之后,各自化作点点光影消失不见。

有用。

还没来得及欣喜,防护阵里的武器,包括原本在远处对她的到来没有反应的那些,都像是被她的举动激怒了似的,纷纷转向了她。

卫若衣头皮一麻,下意识动了动手指。

烦人的声音如影随形。

“嘿嘿,一下招惹这么多啊,这下不止脑袋,恐怕要直接成筛子了,你慢慢打,一会儿打完我保证帮你收尸,正好家里缺个簸箕。”

“……”

卫若衣咬了咬牙,目光飞速从防护阵里一一扫过。

她现在反倒要感谢男人了,要不是他捏诀,她也看不清法力所化的武器,那岂不是被砍死了都只能束手无策?

先前男人管光罩叫防护阵,既然叫防护阵,那么就该是个有防、有护的阵法,法力她陌生,但阵法她熟啊,尤其这种防护类的,阵法师一般会在所守护之物附近叠加一层小护阵,主要目的就是为了给保护之物多一层防护。

而卫若衣要做的,就是找到大阵和小阵的连接口,再进到小阵之内躲起来。

守护之物是什么不用多说,关键的是要怎么躲开这么多的兵器过去。

卫若衣取下香囊,飞速的将里面的瓶瓶罐罐倒了出来,而后挑出装虫子的拿几瓶,全部打开。

一时之间,四不像、寻踪虫,甚至之前在灵儿山从村民体内逼出来的蛊虫,有一是一,都往飞过来的武器上扔。

蛊虫无疑是三者之中最弱的,甫一接触到墨绿色的斧头,直接就化成了一滩肉泥砸到卫若衣脚边,蛊虫死了,斧头也消散不见。

卫若衣面若寒霜,手上的动作丝毫不停,蛊虫,寻踪虫,四不像,都被她丢了出去,她要用这些虫子,开出一条道来。

她运起轻功,身形灵巧的穿梭在武器之间。

她身上带着的虫子不算多,很快的就耗了个七七八八,防护阵里的武器却还在从四面八方急袭过来,而此时,卫若衣不过走出了一小半的距离。

这一切说来漫长,其实都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

与此同时,因为同伴的消失,武器们的暴躁程度也随之暴涨,卫若衣只感觉自己的耳朵都要被它们的鸣叫声给振聋了,她疯狂的催动起内力,拼命往天梯的方向赶。

离得近了看得也更清楚,自天梯开始,便不再有武器的身影。

生路就在前方!

防护罩外的男人看着她的背影,有些惋惜的道:

“诶,可惜了,明明能活下去的,偏偏选了一条死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