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7章 命大的钱小姝

小说: 寄生情缘 作者: 村小尚吃 更新时间:2020-08-02 03:09:25 字数:3365 阅读进度:237/241

这回,宁珂真的是在“爬”山。他手脚并用,顺着满是砂石、泥浆、荆棘的小路,往东峰的峰顶攀爬。

风雨愈来愈大,闪电也愈来愈频繁。这场几十年不遇的超强热带风暴,肆意又狂放,风雨声伴和着雷鸣声,让人觉得末日之感。

他的身体几乎是贴着泥水的地面,匍匐着前进。他抱着坚定的信念,抱着冒死的精神。

“今天无论如何,都要挨一次雷击!”

眼看就要到峰顶了,他暂躲在一块岩壁后,从双肩包里拿出一匝铜丝缠绑身上。最后,留出铜丝的两头箍在头顶,将两个端头高高的伸出,就像蚂蚁的两根触角。

这真是作死的招雷节奏啊!

经过一番的努力,他终于爬上了狂风肆虐的峰顶。顶着吹面生疼的狂风骤雨,他试图站立在峰顶上。

忽然,一阵大风将他刮离了地面,人如腾云驾雾一般在空中旋扭了几圈,然后又被风重重地卷入峰顶的水池中。

雷电和大风似乎有着默契的配合,只听一声震耳欲聋的暴雷声,在他的耳边炸响。他感到了身体麻酥的过电,感到了身体强烈的灼痛,他失去了知觉......

不知过了多久,天色仍然昏暗,暴雨还在不停的下,雷电还在云层中闪烁,他从峰顶的池水中醒了过来。

他惊奇又沮丧的发现,他身上的衣服没有焦糊,长长的头发也没有被雷电卷起......一切的现象都表明自己并没有触雷,没有被闪电击中。

他记得昏迷的那一刹那,他的身体明明感觉到过电的麻酥和痉挛,怎么会没有触电呢?!

他急的只想哭!

难道招一次雷电就这么难么?!

这次进入天目山修炼以来,只要是雷雨天气,他就登上东峰的峰顶,想尽办法去招惹雷电,已经好几次了都没有成功。

这次超强的热带风暴“利奇马”,竟然也没有能让他招到雷击,这对他来说是怎样的一种心痛?!

他记不得谁说过的“世界上没有人被雷击过两次。”

上一次和阚玲在这里,自己被雷电打的浑身焦糊,难道说挨雷打的额度用完了?以后再也没有机会挨雷打了?

不对呀?在凤凰岭给宫大师制作剑形石碑时,自己也挨过雷击的呀。

要按彩玉简的说法,修炼“三才”功决到筑基以后,修为每升一个大级界,就会遭遇一次雷劫。修为越高,所受到的雷击就越厉害、越猛烈。

“我想招一次雷击就这么难么?!”

……

宁珂背着双肩包,漂浮在上亿年前火山喷发后残存的环形山口的水池中,惋叹自己没有被雷电击中时,钱小姝正跟着几名同事,乘着警车,冒着强台风和暴雨在公路上堵截、追缉一伙贩毒的罪犯。

在临洝区淤潜镇附近的S208省道上,他们拦阻了毒贩驾驶的一辆本田越野车。

钱小姝只是派出所的民警,一般是不参与这类抓捕罪犯的行动。但事发突然,有线人报告有一伙贩毒分子利用恶劣天气贩毒,途经临洝。因有不少警力被调往台风破坏严重的区域,这才临时抽调派出所民警前往参与堵截。

围堵罪犯的过程中,钱小姝所乘的警车被罪犯的车辆撞上,双双坠入淤潜镇附近的悬崖下。

悬崖陡峭,风狂雨潲,让赶来增援的警察一时无法下到崖底。警车损毁的严重,车头半淹水中,车尾严重变形;毒贩的车辆四轮朝天,损毁的也很严重。

有经验的交警,从事故现场的情况判断,两车的乘员很难还有幸存者。

等救援的吊车赶到出事地点已是数小时以后了。

奇迹却出现了!

工作人员乘着吊篮下到崖底,竟然发现警车里有一女警还有生命体征。经过一番施救,将卡在变形汽车中的钱小姝救了出来。

医护人员对她做了简单检查,发现钱小姝除了表皮有几处擦伤和几处软组织扭伤,身体竟无大碍!

警车上的其他三名警察全部牺牲,另一辆车的三名毒贩也全部死亡。

这件事,让处理交通事故的施救人员异常的惊叹!只能用奇迹来解释了。

钱小姝虽然一再说自己没事,还是被送往医院进行了多项的检查,并留院观察了两日。

陪护病床边的母亲,见她望着满是细小皲裂的镯子发呆,有时甚至还悄然流泪。以为她有男朋友了,可她车祸住院男朋友却没来,这让她暗自伤心呢。

母亲把自己的猜想告诉了老伴,却被老伴一顿责怪,“死里逃生能不伤心吗?!......”

母亲想等这次女儿心情平静下来,一定要催促她赶快找对象嫁人。有时她真的搞不懂现在的女孩,宁可不嫁,也不愿意下嫁......

钱小姝生活的圈子层次不低。

去年宁珂送给她的那只绿色飘红的玻璃种翡翠镯子,她看着很好看,就一直戴着。

本来她就比较丰满,肤色白嫩,手上再戴着那只灵韵四溢的翡翠镯子,人显得更有魅力。

这让她的几个闺蜜羡慕的不得了。

她越解释说镯子是不值钱的C货,是一个小屁孩送的玻璃仿品,就越让她的闺蜜嫉妒、恼恨。

闺蜜们没有傻子,当时钱塘满大街是有人塞广告单,赠送免费的镯子。可是那种玻璃镯子,怎能跟这只真翡翠的镯子相比啊?!

仿品要是能如此的好看,真品哪还有人要?!

有个闺蜜一赌气,当场用支付宝向钱小姝转了10万现金,要购买她手上的那只镯子。起初钱小姝以为是闹着玩的呢,见钱真的转到了她的支付宝账户,这才意识到这只镯子的不寻常。

她当即给堂兄钱禄打电话问及此事,这才知道,凡是宁珂送出的玉器都是无价之宝。

为这事,她还特意去了一趟钱塘市中心。

她来到钱塘一家以销售翡翠为主业的“福源珠宝店”里,请行家鉴定了这只镯子。

鉴定的结果,吓得她几天没敢再戴这只镯子。

可女孩子爱美之心,最终战胜了恐惧,她安慰自己“我是警察,还能怕贼惦记着?!”

这次车祸,让她真正认识到这只镯子的神奇!印证了堂哥钱禄所说的话。

“那个眼神色眯眯的,视乎能穿透衣服的小屁孩,竟然送给我一只能救命的镯子?......”

可惜!这只镯子已满是细密的裂璺,也丧失了好看灵动的韵光。

……

翡翠镯子救了钱小姝一命,宁珂的双肩包救了他的一命。

宁珂在东峰的水池中被雷电打晕过去,双肩包里的一些袋装的食品浮着他,使他没有沉入水底。不然,没有修为的他会溺亡的。

曾有报到,一名醉酒者扒倒在泡衣服的脚盆里而溺水死亡的事。

此次台风的中心经过钱塘的东区向北移动的,离天目山还有上百公里,击出的雷电也远离天目山的东峰。只有一次,雷电的尾鞭扫到了天目山,即便这样东峰的池水中也有鱼虾被电死。

宁珂从池水中爬上岸,在这夏日里,依然被风吹的瑟瑟发抖。风中夹杂着泥石、树枝等,像他曾经发出的“风刃”刀,不断的划向他的脸和身上。

他的衣服上都是血口、破洞。

风力太狂,雨水太大,天昏地暗。宁珂蜷缩在一块巨大的岩壁下,直到黑夜的来临,也没见风止。雷雨狂风一直不曾消停,直至过了午夜才慢慢的减弱。

宁珂除了进食,就在不断的修炼“三才”功决,可他的丹田依然空空如也。

修炼以来,秦浑秋对他的伤害最大!

他的浓黑的头发,竟然被他用火烧的所剩无几,一泡骚尿浇的他恨不得将头皮掀掉。他的一口洁白整齐的牙齿,正中的上门牙被活生生的敲掉了一颗,还有一颗切牙亦叫撕牙,被打掉。

他跟母亲说自己不小心摔的,母亲潸然泪下......

“哼!敢得罪我。你放狗眼看看,华夏有几个二十岁修为就迈入黄级的?!我告诉你一件事,肯定会把你吓傻!——我的两个双胞胎堂弟在隐门修炼,即将突破地级!......”

秦浑秋的话历历在目,不时的激发宁珂努力的修炼。本以为重返天目山能恢复修为的,可修炼了近三个月却一点感觉也没有!该做的都做了,该冒的险也都冒了。

接下来,该怎么做?!

现在,他才真正的体会到修炼的不易!

现在,对宫大师一见自己的面,倒头就拜的行为理解了;对阚玲的二伯伯不顾亲情、道义,乘自己虚弱时逼迫自己拿出修炼的秘密也理解了;龙虎山的三道士、恩怨寺的惠石和尚等人的做法,他也理解了......

笏虢大师看到他手上储物戒指时贪婪的眼神;玄逸道真看到他的储物戒指时贼兮兮的眼神;在塌陷的“凸”字山前,穆凌风将军看着他的储物戒指时,表面冷漠却暗中流露出的赤热眼神......这些他都理解了。

仙女师父曾对他的母亲说过,若饕餮盒丢失,立即隐名埋姓躲起来或是到京城的宁家寻求保护。

——他现在也理解了。

这一切若让他重新来过,他会好好的珍惜的!

可是,有些事是永远也回不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