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雪原狼骑

小说: 绛川录 作者: 乾玄 更新时间:2020-10-19 05:00:25 字数:2147 阅读进度:4/17

“霜狼义从”琢磨了半天这个名字后,绛流云有些惭愧地挠了挠头,“大都督,这您也知道,我之前一直呆在宫里面,没事也就也就整点雅事干干一听到主君大伯说那些什么诸族情况、大陆局势的就头疼。所以这什么霜狼义从我着实是不太了解呀。”

袁麟熙白了他一眼,不满地哼了一声:“什么雅事,我看你小子脑子里装的恐怕都是姑娘暖床吧。身处主君宫府这个信息中枢,却连这些都不知道。真是守着一座金山,却让你当作了粪坑!真是丢你爹的脸!”

说着他又一巴掌打在了绛流云的脑袋上,“也罢,早就看出你小子是个什么德行了,不然本都督也没必要大半夜在这里跟你费这些口舌了。本都督就再跟你说说这苍云的霜狼义从。霜狼义从是苍云的王牌战骑,这些骑兵皆以带有妖族血统的白色巨型霜狼为坐骑。这霜狼为远东雪原所独有,且数量十分的稀少。霜狼最大的特点就是那无与伦比的速度,在所有可作为坐骑的兽类里,没有任何一种可以和霜狼比拼速度。霜狼高傲,且极重感情义气,而霜狼义从也秉持了这种信念。霜狼义从的口号便是:‘义之所向,万死犹随。’霜狼义从只信服强者,想要执掌这支战骑只有一种办法,那就是前往极北冰洋猎杀一只白鲸,并将其头上的那支独角割下来带回,而且此番只能带一千士卒前去。”

听到这里,绛流云不禁惊呼道:“这怎么可能?极北冰洋的独角白鲸那可是出了名的凶暴,就连妖族想要猎杀一只都需出动至少万余大军,而且还得携带重型武器。我们人族凭一千士卒就敢去猎杀?这不是找死吗?”

闻言,袁麟熙笑骂道:“你这小子,这些事你倒是知道的不少。你说的不错,这本就是一件极难的事,难到几乎不可实现。可也正是通过这种严酷的选拔,才能确保霜狼义从效命的是一位真正的领军大才,而不会被庸将所累。试想,仅凭一千士卒,就能猎杀那凶暴的白鲸,这是何等的大智大勇啊。他日统军之时,这样的人亦可运筹帷幄、决胜千里。况且苍云战法之精髓就在于‘以弱胜强’这四个字。唉,苍云当真是武运兴盛啊,这数百年来,霜狼义从竟几乎未出现过无主的情况,难道真的是天佑苍云吗?”

说到此袁麟熙不由的有些颓丧,略微沉默了一会儿才继续说道:“在远东有这样一句话,‘霜狼不满万,满万不可敌。’当年苍云仅凭三千霜狼义从就能从远东崛起、打得我二十万大军尸横遍野。如今,经过几百年来的发展,霜狼义从已经趋近于万骑了,吾辈光复远东的道路,是越发的艰难了”

终于知晓霜狼义从厉害之处的绛流云此时也是沉默不语,半晌,才出言道:“既然霜狼义从如此厉害,那我们为何不能也培养一支呢?”

“培养?怎么培养?本都督刚才也说过了,霜狼的性子十分高傲。这种动物,宁肯死也不愿臣服于别的种族。哪怕是强大的妖族,也只能将其杀死,而无法驯服它们。”

“那苍云当初是怎么把这些狼崽子给调教好的?”

“三百年前的那位苍云先祖,史书记载,在他少时曾救下了一只于暴风雪中与族群迷失、受伤的霜狼幼崽,且将其养在身边。一人一狼相依为命整整十年,后来在一处山谷中寻到了霜狼群的踪迹,这只霜狼才回归了族群。又过了十年,这只霜狼成为了狼群之王,感念于当初的救命之恩,于是率领族中的三千只壮年霜狼前往相助当时正筹备起兵的苍云先祖。苍云先祖感于此间情谊,遂亲自挑选三千豪义壮士,组建了这支名震天下的霜狼义从。组建之初,苍云先祖便定下了一条铁律:‘霜狼义从,义字当先。义之所向,万死犹随。人狼之间,唯有战友之情义,不得如其余战骑一般存在主仆之分。’人狼同心,天下速度第一的战骑,其爆发出的力量无疑是恐怖的。只要那位苍云先祖高呼一声:‘义之所向,万死犹随。’这支神速狼骑便愿为其赴汤蹈火、万死不辞。”

袁麟熙又长叹一声:“那位苍云先祖当真是一代人杰,以三千霜狼义从为刀尖,区区数月时间便横扫远东、打下了苍云氏族的偌大基业。而且他临终之时曾留下遗令:‘人狼之间,当世世代代厚结情义,绝不相负,万世不易。’从那时起,这支雪原狼骑便成为了苍云氏族的护国利刃。霜狼义从军旗所向,苍云悍卒便追随其后,所向披靡霜狼本就稀少,又几乎都归于了苍云,可以说,霜狼义从已是不可复制的传奇了。”

听完袁麟熙所言,绛流云再度陷入了沉默。过了好一会儿,才有些迷茫地说道:“那那这霜狼义从当真就不可战胜了吗?”

被绛流云这么一问,袁麟熙眼中也露出了茫然之色,“霜狼义从战胜唉,这支狼骑成为远东雪原上的恐怖传说,已经太久太久了,当真能有人将其战胜吗?本都督镇守远东整整十八年,面对霜狼义从时也只能凭借坚城火炮,以守城之优势来抵挡其兵锋。唉,就算是老师他老人家还在时,对其唉,也是无可奈何啊。”

“嗯?老师?什么老师????”

“哦,就是你的父亲。你父亲在时,我就是他老人家麾下的亲兵。承蒙他老人家高看我,把我收为了他的徒弟。要不是他老人家隔三差五就给我整顿军棍教育,本都督也爬不到如今这个位置。”

“什么?”听到这话,原本情绪有些低沉的绛流云像是被引爆了的火山一样瞬间炸毛。大有要不顾屁股伤裂,跳起来骂人的意思。“好啊!敢情你当年是让我老爹给收拾惨了,现在到我这来父债子偿了!大都督,咱可不兴这么公报私仇的啊!”

看着进入了炸毛状态的绛流云,坐在椅子上的袁麟熙伸手摸了摸下巴上的胡子,咧开嘴,笑了(圆嘟嘟笑得好开心乛v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