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日会

小说: 狗男主今天火葬场了吗[穿书] 作者: 谢以柔风 更新时间:2020-07-28 01:39:56 字数:2972 阅读进度:17/17

莫媛此时浑身像是浸泡在滚烫的热水中,全身包裹着蒸腾的热气。头有些疼,眼皮也有些沉,怎么也睁不开。

忽然有什么东西覆盖在了额头上,一阵冰冰凉凉的气息袭来。

莫媛舒服的蹭了蹭,像一只毫无防备的小动物,柔软脆弱的让人忍不住心生怜惜。

越祈看着裹在被子中小小一只,只露出瓷白小脸的莫媛,拿着刚刚冰过的毛巾的双手微微一顿。

见她脸色没之前那么红了,伸出修长的手轻轻贴在莫媛的额头上试了试温度。感受着女孩肌肤上温热,越祈薄唇勾起一丝淡淡弧度,松了口气。

纤长浓密的长睫微微颤动,半响,浅色水润的眸子慢慢吃力的睁开。

看着面前模糊的人影,有些没反应过来。

视线中,高大的男生正坐在床边,眉眼没有记忆中那么冷傲凌厉,反而多了些轻柔的味道。

“越祈?”莫媛试探的出声,声音细弱有些沙哑。

听到自己的名字被女孩软软的叫出,越祈心忽然颤了颤,垂着眸子看着诧异望着他的女孩,声音轻了些,“嗯,我在。”

莫媛:这人是假的吧!

“你是好奇我为什么在这?”越祈看着女孩像是被水洗过的浅色眸子讶异睁大,声音冷冷问道。

莫媛:其实她一点也不好奇好嘛。

“你怎么会在我家?”看着面上毫无异样的越祈,莫媛装作惊讶的眨了眨眼,意思意思问了句。

看他怎么装!

“我碰巧路过,一只可爱的小狗就奔着我跑了过来咬着我的衣服不松口,这才把我拖到这里,没它想到竟然是你养的宠物。”

看着越祈清冷的眉眼,一本正经夸赞他自己可爱样子,莫媛忽然心口哽住!

见莫媛面上震惊,越祈没多想,以为是惊讶于‘七万’的机智护主,唇角微微勾起一丝浅浅弧度。

“我在厨房煮了一锅粥,我去给你盛点。”说完,转身出门去了卧室,不一会盛了一碗白粥回来。

看着浓稠还冒着热气的白粥,莫媛愣了愣,没想到他居然还会煮粥?

“谢谢。”

莫媛接过瓷碗,拿着勺子搅拌了下,却有些食不下咽。

“怎么?太烫?”越祈疑惑。

“不是,我只是不想喝粥想吃冰激凌。”莫媛垂着眼帘摇摇头。

她小时候每次生病不肯吃药时,爸爸都会拿冰激凌诱惑她吃药,长此以往,她已经养成了习惯。

“冰激凌?”越祈脸色一冷,生病还想吃冰的?

“那你先把粥喝了,我现在下去给你买药和冰激凌,等你好些了再吃。”看着女孩脸上落寞的浅笑,越祈薄唇微微抿了抿,声音沉冷,眼中却带着些无奈。

莫媛:不用。

怎么感觉这个越祈有些不对劲?!

*****

越祈皱着眉去了躺超市买了几袋各种口味的冰激凌,又去了趟附近的药店。

往回走的时忽然想起上次在街对面一个小巷变回‘七万’时藏起来的衣服和手机。

顿了顿,脚下转了个方向,找出了藏着的手机,按了开机键。

开机铃声响起,手机瞬间涌入一堆信息,点开信息,发现最上方的信息是原蔚蔚5分钟前发的。

越祈犹豫了下,眸色凉凉的点开了信息。

看着刷屏的信息,越祈眸色沉沉,生日会?嗤笑一声,他记得之前说过不想过什么生日,也没答应过要去什么生日会吧?

越祈懒懒回了原蔚蔚两个字,将手机揣进兜里,拎着塑料袋就准备往回走。

铃——这时,手机铃声响了。

看了眼屏幕上显示的陌生号码,越祈忍着眼底的不耐,接了电话,还没说话,对面传来了刘心焦急的哭诉声。

“越祈,蔚蔚她刚才为了给你回信息,从楼梯上摔了下去受伤了,你快过来看看吧。”

说完,对方立刻挂断了电话。

越祈眼眸沉沉,受伤?

想起十多年前那个挡在自己身前的小女孩,那时她也受了伤。

越祈拧着眉五指紧握,垂着眸看了眼手中的袋子,顿了顿转身打了个车朝着另一个方向疾驰而去。

10分钟后,越祈赶到微信上写的地址,刚推开门。

“生日快乐!”

“祈哥生日快乐!!”

一声声开心的欢呼中,原蔚蔚开心的走到站在门口没动的越祈面前,从背后拿出了一个精致戴着蝴蝶结的盒子。

“生日快乐,这个礼物送给你。”

原蔚蔚穿着一身淡粉色蕾丝长裙,整个人温柔可爱。

“呵,你不是受伤了吗?”越祈浑身散发着冷意,看着面前的原蔚蔚眸光晦暗不明,眼底似乎酝酿着风暴。

“我们怕你不来,所以心心想出了这么一个恶作剧。”原蔚蔚在他冰冷的目光中一愣,眼眶瞬间红了。

她没想到一个小小的恶作剧居然让他这么生气。

“这是x家的腕表,一块最低7,8万吧?”看着女孩面上委屈,越祈拿过盒子拆开。

看到里面的东西,唇角勾起一抹嘲讽的笑,“你哪来的钱?”

“是我打工攒的钱。”原蔚蔚犹豫下,呐呐出声。

“嗤,是你自己攒的,还是别人资助你上学的?”

越祈有些心冷,他虽然一直知道原蔚蔚不像表现出的那么单纯,但因为救过自己,所以他能护着都会尽力护着,看她每天下课后还要出去打工,经常背地里资助她。

掂了掂手中的表,越祈冷笑,是因为钱来的太过容易?

看着身后窃窃私语的人群,原蔚蔚揉了揉红红的眼眶咬咬唇。

“你说过你会护着我一辈子。”原蔚蔚忍不住啜泣出声。

越祈冰冷的目光微微动了动。

此时,一直护着她的那句话像是一道枷锁,紧紧扣在了他的咽喉处,让他有些呼吸不上来。

将手中的表一摔,转身离开。

*****

卧室中,莫媛想着刚才越祈那些怪异的举动,皱了皱眉。

这时床上的手机响了起来。

看着屏幕上凌晓星的头像,淡淡一笑,接了起来。

“怎么了?”声音轻柔带着些沙哑。

“喂喂喂,莫媛,你不会这么没骨气的在家偷偷哭呢吧?”听着莫媛有些无力还带着沙哑的声音,凌晓星补脑着莫媛抱着被子眼眶红红大哭的画面,有些着急。

莫媛:

“我有什么好哭的?”莫媛弯着眼觉得有些好笑。

“难道不是因为越祈今天过生日办了生日会却没叫你的缘故吗?”

“生日会?”莫媛看着手中半空的粥碗疑问出声。

“是啊,听说生日会上原蔚蔚送了越祈一块表,好像有7,8万呢,真是大手笔!”

“她居然能送这么贵的表?”莫媛微微皱起眉毛,有些不解。

“是啊,听说是她没日没夜打工攒的钱。没想到她看着跟朵小白莲似的,还挺有毅力。好了,你也别太难过,要我说越祈有什么好的,咱也不差钱,以后包养几个小奶狗不香吗?”

“嗯嗯。”莫媛心不在焉的嗯了两声。

凌晓星又安慰了莫媛几句,挂了电话。

看着手中空了的粥碗,莫媛笑容淡淡,啧啧,看来她的冰激凌是回不来了。

*****

“李叔,麻烦你再帮我调查下十几年前那件事。”出门后的越祈皱着眉挂掉电话。

忽然身上一阵熟悉的热度传来,他垂着眸看着塑料袋中早已融化的冰激凌,第一次因为能变成‘七万’而感到轻松。

藏好衣服后,奶黄色一小团迈着小短腿哒哒哒吃力的跑回了莫媛的住处。

“嗷呜。”伸出毛茸茸的前爪啪嗒啪嗒拍着门,然后安静蹲坐在门口。

不一会门打开了,莫媛微微弯腰,浅琉璃色的眸子弯起,像是一捧明月。

“七万你回来了?”声音悦耳轻柔。

“嗷呜。”奶黄色小小一团疑惑的歪了歪头,迈着小短腿回了屋子,却见大门敞开,好像是在等什么人。

圆溜溜的漆黑眼眸中闪过不解,他怎么觉得莫媛有些奇怪?

哒哒哒,清浅的脚步声从身后传来。

谁?毛茸茸的一小团好奇回过头,漆黑的眸子一沉。

原蔚蔚?她来这里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