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六节 求助?却被策反

小说: 重生试爱:展少又吃醋了 作者: 门无闩 更新时间:2020-10-18 13:30:39 字数:2168 阅读进度:326/330

闻听此话,白云萝内心浮起一丝喜悦,但是数秒之后,她又皱起了眉头。

“月瑄确实还没满十八周岁,但是已经十七周岁了呀。”

赵纪龙得意的扬了扬眉峰,说道:“不管如何,都未满十八周岁,那就是未成年人。法律对未成年人是网开一面的。”

白云萝犹豫了片刻,说道:“纪龙,难道就没有更好的办法了吗?”

赵纪龙果断摇头说道:“没有,云萝,不是我看低我自己,整个赵家都不如岑恒泽的能力强。”

“……”可不就是什么都不如岑恒泽嚒,如果当初眼前的男人能比岑恒泽出息,她早就跟了他了,又怎么可能怀着别人的孩子,冒险嫁给岑恒泽那种自私自利的男人呢。

赵纪龙语重心长的说道:“云萝,我能帮你的,就是等事情冷场后,想办法把月瑄弄出来,然后再送她出国去,但是现在,我真的无能为力。因为这事儿要是闹起来,肯定上新闻,就我家那只母老虎绝对会找茬。”

“可是……”白云萝欲言又止,但是想到赵纪龙的那个妻子,那可是圈内有了名的悍妇。白云萝对她还是有些忌惮的。

赵纪龙内心开始有些不耐烦起来,抓住白云萝的手,劝道:“云萝,你就别可是了,这件事,各大媒体都盯着呢,不可能就这么轻易过去的。我说句没出息的话,我斗不过岑恒泽,更不可能让民众闭嘴。所以只能暂时让月瑄委曲求全,等风声过了再说。你明白啊?”

白云萝心里五味杂陈,她知道赵纪龙说的有道理,但是女儿会不会也明白其中的道理呢。她会不会觉得,她没有尽全力帮她呢?

赵纪龙见她神游,忍不住询问道:“云萝你是在担心什么吗?”

白云萝回过神来,说道:“我是在想,月瑄她会不会明白的。”

“这是为她好,她有什么不明白的?”赵纪龙有些疑惑的反问道。

白云萝叹了一声,有些手足无措的说道:“纪龙,你不知道,月瑄她被我给宠坏了,现在的她,很自私。如果我不能把她捞出来,她肯定会觉得我没有尽力而为。”

赵纪龙表情突然严肃了起来,冷声说道:“云萝,如果你跟她分析了这中间的厉害关系,她还是不明白,非要说你没有尽力的话,那你干脆就让她呆在监狱里,好好反思反思自己的愚蠢。”

白云萝嘴唇蠕动了几下,委屈的眼泪在眼眶中,打起了转转:“纪龙,你怎么能这么说,她是我们的女儿啊。”在岑恒泽还不知道,岑月瑄不是他的种之前,可是从来都没有说过,赵纪龙这么无情的话。

赵纪龙无奈叹了一声,说道:“云萝,你别难过,如果,我是说如果,月瑄真的被养歪了,那给她点教训还是有好处的,你仔细想想,如果经历了这件事,她还是没长进,还是那么的不知进退,那可就真的完了,不如让她吃点苦头,也好让她知道,你不是万能的,不可能帮她解决所有的麻烦。”

白云萝眼泪夺眶而出,无奈轻叹了一声,说道:“好,我去试着解释解释,如果她能明白就最好不过了。”

赵纪龙一边替白云萝擦拭眼泪,一边柔声安慰道:“好了云萝,别哭了,哭的我心疼。”

白云萝有些羞涩的说道:“你少贫嘴了。都那么老了,还这么油嘴滑舌的,每天被你这么哄着,你妻子可真幸福。”

赵纪龙鄙夷的哼了一声,说道:“就她?哼,从来都不值得我去哄。”

白云萝淡淡的笑了笑,她自然知道赵纪龙不可能去真心哄赵文霞那个悍妇。但是为了有好日子过,赵纪龙表面工作还是做的极好的,扯开话题说道:“不说了,明天我去找她谈谈,希望她能明白这中间的道理和厉害关系。”

赵纪龙往白云萝身边挪了挪,让两人贴的跟近了些,顺势勾住白云萝的腰,把人抱进了怀里。低头亲吻了起来。

虽然在同一个城市里,但是自从各自结婚后,就没有再联系过对方,偶尔的在有些场面见了面,也把对方当成是完全不认识的陌生人。现在两人捅破窗户纸,又凑到了一起,赵纪龙自然不会错过,和白云萝再度上床的机会。

虽然所在的场合,并不是适合做那档子事,但是,两人没能控制住,干柴烈火的享受在了一起。

……

两人两个多小时享受下来,赵纪龙有些欲求不满的结束了最后的战斗。

白云萝心里有些纳闷,既然没够,怎么就不玩了呢?下意识的问了一句:“怎么了?”

赵纪龙看了看时间,有些不爽的说道:“下午三点,那个女人做美容结束,我还得去接她回家。”

白云萝心里顿时就浮起了一丝嫉妒,原来,赵纪龙还有去履行,一个好丈夫的义务,想当初岑恒泽对她还很好的时候,都没对她那么体贴过。

“纪龙,你对你妻子真好。让我都有些嫉妒了呢。”白云萝从背后抱住赵纪龙,脸贴在他的后背上。

赵纪龙内心一阵荡漾,但是还是很理智的说道:“云萝,我其实不想走,但是有些事情,我也是身不由己的。你放心,有空我会去找你的,但是现在,我得去接她了,这么多年的表面工作做下来了,我不想功亏一篑。”

白云萝善解人意的松开了手,温和的笑了笑,说道:“嗯,开车注意安全,我就不跟你一起出去了,免得让记者给盯上了,对我们都没好处。”

赵纪龙心里一阵感激,转身抱住白云萝,吻了一下她的嘴唇,温柔的说道:“好,你也注意安全,明天去找月瑄好好说说,听不听的,我们都按照我们的计划进行,等过段日子把她弄出来了,她也就知道我们没有骗她了。”

白云萝点头应了一声,目送赵纪龙离开后。一个人在包厢里又等了十多分钟,然后才走出包厢离开了咖啡厅。